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数据中心副主任艾琳:中国绿证交易机制及发展情况

能见App 2023年10月18日 4388

2023年10月16日-19日,2023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CWP2023)在北京如约召开。作为全球风电行业年度最大的盛会之一,这场由百余名演讲嘉宾和数千名国内外参会代表共同参与的风能盛会,再次登陆北京,聚焦中国能源革命的未来。

本届大会以“构筑全球稳定供应链 共建能源转型新未来”为主题,将历时四天,包括开幕式、主旨发言、高峰对话、创新剧场以及关于“全球风电产业布局及供应链安全”“双碳时代下的风电技术发展前景”“国际风电市场发展动态及投资机会”“风电机组可靠性论坛”等不同主题的21个分论坛。能见App全程直播本次大会。

在18日上午召开的“可持续发展/ESG政策趋紧,风能企业如何应对?”主题研讨会上,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数据中心副主任艾琳发表了题为《中国绿证交易机制及发展情况》的主旨演讲。

以下为发言全文:

谢谢李总。非常感谢风能大会的邀请,应该说上一次在风能大会上面跟大家分享绿证的情况是6年以前,到现在6年的时间,绿证的发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整个可再生资源行业和绿证本身这项机制都发生了变化。刚才李总所提到的今年8月份,由国家三部委所发布的新政策,新政策也是针对了绿证6年的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对未来的考虑进行了全面的完善。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内容,主要分三个方面,首先介绍一下中国绿证机制发展的相关情况,第二是重点介绍一下新政策的情况,最后是展望。

首先,从定义来说,绿证是对于绿色电力、环境价值的体现,这个体现就是区分于物理电量之外,所以我们为什么一直说绿证跟物理电量是证电分离,本质上讲,要产生绿证这样一个事物,就是要区分于它的物理电量,对于用户来讲,我怎么证明自己使用了绿色环境权益,就是通过我购买绿证这样一个证书,实现这个环境价值从卖方到买方的转移,这个也是全球20多年来形成的一个共识。

对于中国的绿证发展,应该说中国从2017年建立绿证这项机制以来,也在不断完善绿证制度,2017年最开始纳入到绿证合法范围的主要还是风光的补贴项目,随着风光无补贴项目的发展进程,2021年风光全面进入无补贴发展之后,对于风光的无补贴绿证绿色开始进入绿证核发交易主角,从量上面可以直接反映。2021年6月开展绿证,无补贴绿证交易之前,前面4年时间,总共绿证交易量不到8万张,目前已经超过5000万张,这是超过600倍的增长。另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里程碑,就是在2021年之前,我们主要是通过单独购买绿证这样的方式开展交易,根据我们大用户的一个购买的便利性或者是国际上的一个趋势,对于大用户购买物理电,同时能够购买绿证这样一种绿电交易方式,也是非常匹配用户的需求,所以第三个里程碑就是绿电交易的开展,应该说现在在绿证交易的两种模式里面,这个绿电和绿证交易,在我们国家,在绿电交易的量是更大一些。

这就是刚才所说到的交易模式,我们现在有两种,针对这两种交易模式,其实对于用户来讲,因为刚才在会前也有人问,对于用户来讲,我怎么选择单独买绿证还是绿电,我们认为还是根据用户自己的需求,首先这个价值上的一个需求,买绿证还是绿电更加的,对于使用者来讲,更加优惠。第二个是从便利性来讲,因为绿证其实是一个全国范围内,可以统一开展交易,是全国统一市场。绿电是要受到相应的物理的限制,目前主要还是分省区内,虽然跨区也有,但是非常少,所以这个还是根据用户的便利性的选择。价格机制,根据我们前面所看到的绿证发展线条,从补贴绿证和无补贴绿证之间,价格差异比较大,主要因为补贴绿证需要全部抵扣绿证补贴。

第三个对于交易次数,目前从2017年到现在,绿证都是只允许交易一次,也就是说目前还没有金融属性。那么绿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我们要实现从绿色电力生产到交易,到我最终认证完以后要进行核消这样一个严格链条过程,对于国际上来讲,认不认可我们持有的绿证,我们要保障绿色电力环境属性唯一性,这个唯一性,一方面是卖方,核发不能核发多个属性凭证,另一方面在使用方,消费方,不能拿一个证书多方面证明我使用了绿色电力,所以一定是在证书上面从核发到交易,要进行严格的最终溯源,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目前的交易平台,最开始2017年是中国绿证交易平台,这是单独买证的平台。那么后来在2021年,通过绿电交易我们又拓展到了北京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当然最终其他交易中心的交易数据最终会汇总到中国绿证交易平台,所以大家如果想要查询相关信息,可以登录这个平台查询。

目前的交易情况,目前全国已经核发1.45亿个,其中主要是无补贴绿证,在风光方面,风电稍微多一些,这个主要是在前期风电的这个补贴绿证比较多,如果说是单独从无补贴绿证来讲,光伏会多一些,交易方面目前已经是超过5200万个,其中也是80%都是无补贴的绿证,在这个里面,光伏绿证又略多一些,主要是无补贴绿证。绿电交易是目前超过4千万个,中国的交易情况确实和国际商有所差异,美国绿证单独交易和绿电交易之间的一个比例,应该是绿证多,绿电少,大概是2比1的关系,在我们国家正好相反,这也是和我们国家目前交易价格机制在里面有很大的因素。所以说我们说随着未来,我们包括燃煤价是否还是上涨20%,还有保障性收购价格机制,在里面是否有所调整,下一步这个交易的趋势也是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另外在交易主体来看,目前我们国家的卖方企业,已经超过了1000家,这些卖方企业还是我们五大四小央企为主,买方企业,目前我们国家增长的非常快,尤其是近两年,在两年以前大概一个数量也就是1000家左右,现在已经超过12000家,这12000家里面最主要的,接近70%都是制造类的企业。具体看,这些企业里面最开始带头购买的还是跨国企业,包括一些供应链的一些企业为主在购买绿证,尤其是从去年年底开始,有一个发生变化比较快的现象,就是我们国家的一些能源的企业,这种央企,地方企业购买绿证情况非常多。

大家其实还非常关心的一点,中国绿证在国际上的应用情况。这个直接关系到我们是否被国际的这些跨国公司所认可,是否直接能够被国际的这一些组织所认可,目前应该说从2020年开始,中国绿证已经取得RE100的认可,这个认可是带条件的,所谓的条件就是要求前面所说到的,所提到的唯一性,在核发环节,在此前中国的这个市面上,确实还有一些包括CCER,包括一些其他机构所出具的电力,绿色电力消费的凭证,这个也是影响了国际机构在采纳我们中国绿证的时候,需要我们购买企业证明自己购买的这份环境价值是唯一的,没有再去申领其他同属性凭证,也确实是对于我们用户起到了一定的使用不便利的影响。

此外,就是绿证作为一个跟碳直接关联的方面,目前也是被CDP作为他在全球的一个绿色电力,绿色环境属性的追踪工具之一。

第二部分重点介绍一下今年8月份的新政策情况。针对前面所看到的相关政策,使绿证得到更好的国内国际的应用,所以说重点是在三个方面,权威性、唯一性、通用性三个方面提升绿证的机制。在权威性方面,新政策里面是明确由国家能源局来开展相关的管理工作,也就是说把这个国家能源局背书,通过这个方式更加提高我们的权威行。第二个重点在唯一性上,我们这次政策文件里面的表述是,绿证是可再生资源电量环境属性的唯一证明,我们去对比2017年的政策,2017年所提的是,绿证是绿色电力消费的唯一凭证,在环境属性和消费之间,其实是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这个也是按照环境属性这样的一个要求,其实是包括CCER也好,包括其他碳减排属性,还有前面提到的其他的交易机构所出具的凭证,其实都不能作为环境属性凭证,这也是需要下一步在实施层面做好实时统一。在通用性方面,其实主要还是从绿证的应用,包括跟相关政策机制的衔接,包括我们未来在这个国际上更好的应用。

具体到核发,目前从核发范围看,在此前我们说虽然中间有过很多次的政策的完善,但是主要还是在风光的领域,这次首先把风光领域补全,风电上面最重要我们把海上风电纳入核发范围,光伏、太阳能领域主要把分布式发电,分布式发电连续两年成为我们光伏发电的新增最大的量,另外就是还有少量的光热发电纳入进来,除此之外,在这种非可再生资源里面,我们把地热能都纳入进来,这是非水领域。

今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把水电也纳入我们核发范围,这样相当于对于中国绿证来讲,我们是对于所有可再生资源领域做到全覆盖,这个其实也是在去呼应去年8月份,由发改委所发的这个1258号文里面所提出的,绿证要作为覆盖所有可再生资源的一个计量核算的凭证,未来要衔接中国的能耗双控政策。

在可交易绿证范围稍微有所区分,我们说到的非水和水电之间,我们目前看,在这个核发量上还是会有很大的变化,目前总共的核发量是1.45亿个,核发量提高10倍左右,这样其实我们说绿证市场它存在供需平衡的问题,所以说从目前看,我们要去保障市场的平稳过渡,从目前看我们还是先纳入非水,下一步,随着我们在需求方能够有一个有效的提升以后,下一步再把水电逐步纳入进来目前是这样的一个考虑,还有一部分就是在国际上确实是有部分国家认为水电是可以核发绿证,还有一部分他们认为水电的这种环保各方面是有争议的情况。另外就是在数据来源上面,也是会有一个更进一步的一个保障,之前由发电企业自己填报数据,这样会存在一个核发不及时或者核发没有办法再到全覆盖。

具体到交易平台,在这一次的文件里面也提出,为了匹配用户需求除了目前提到的三个交易平台,后续可以实施拓展到国家认可的其他交易平台。在交易方式上,目前的挂牌、双边协商基础上,提出了一个集中竞价的模式,这个集中价也是刚才提到的,对于我们的补贴和无补贴绿证机制进行打通以后,对于,尤其是对于补贴绿证,由于它出售了绿证,剩余的都可以补贴,最好还是能够尽快推动集中竞价开展补贴绿证的交易。

前面所说到的主要是绿证核发范围,为了有效提升绿证的应用,我们需要做好相关的政策机制的衔接。在新政策里面,主要提了五个方面,第一个在绿电交易方面,要进一步规范绿电交易,绿电交易现在确实是,在我们绿电交易核通只有一个价格,没有办法区分物理电量还是具体的绿证环境的属性量和价,这样是不利于对于我们环境价值的引导,也在部分地区出现绿电交易比燃煤交易价格还要低的不合理现象。第二个方面未来我们认为,如果是绿证的应用量要得到有效提升,还是要跟相关的能耗双控机制、消纳责任权重机制进行更好的实施落实,尤其是作为绿证,作为全部可再生资源核算计量凭证作用,会把目前绿证作为一个纯自愿性到我们引导性,或者强制性的政策,进行更好地打通,这个里面最重要的环节,目前我们统计剂量体系还是以直接的采用物理量计量的方式,政策里面提到的会同国家统计局相关,也是在统计体系里面需要重点做的实施层面的工作。

第三个对于绿电本身,最原始功能,对于绿电消费的认定功能,应该说我们目前政策通过6年的发展,在前半段我们做的还是不错的,在后半段,从认真绿色消费再到注销这样一个闭合链条后半段,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这样才能让国际上更加的认可我们的绿证。这里面需要提一点,就是我们政策只是在绿电消费地方提到了有两年有效期里面,绿证核发没有提,这个跟国际其他国家机制是有所区分,这样也是因为其他国家他的绿证机制这一项功能,在我们国家还有很多其他的一些,对于这项机制关联的政策的实施,包括刚才我们提到的能耗双控,消纳责任权重进行挂钩。所以我们的绿证并不是没有有效期在政策文件,而是我们的有效期在不同的应用端。

第四方面就是衔接碳市场,碳市场确实也是今年特别受关注,包括前面说到的绿证作为环境价值唯一凭证,跟CCER之间什么关系,在我们也是呼吁顶层政策设计上做好衔接,否则这个会直接影响到绿证在国际上的应用,最后还是要面向国际,更加的推动绿证在国际范围内的认可。

政策里面相应,在消费策也是在四个方面,四个方面提出相关要求,最原始,包括跨国公司产业链,相关的做到带头示范,第二个要求从去年下半年,已经从中央层面往下面传达,今年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央企,地方企业带头购买绿证,也是国家在这不里面比较积极的引导过程。第三个方面,高耗能企业区别化的要求。第四个方面也希望通过更多的,包括企业也好,城市园区其他范围内的做一些更多的试点工作。

还有一个方面,既然这次我们政策里面重点提了唯一性的要求,相应的在监管层面有进一步的一个加强,在文件里面提出需要有能源,各地方的能源监管机构,能源派出机构做好辖区内绿证制度的实施监管,重点针对政策里面提到的不能申请同属其他凭证,第二个原则上只能申领国内绿证,现在还有很多咱们的项目企业,同时申领国内和国际绿证,按照新的政策只能申领国内绿证。这次政策只是发布我们顶层政策,按照之前的惯例,我们下面一定会再去制定和发布相应的核发交易规则,还有我们具体的细则,目前我们也是正在配合能源局开展相关的工作,另外就是在整个系统上面也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升级。

最后,就是其实从国家整体的双碳目标也、党的二十大所提出的绿色发展这样的概念,我们已经通过国家相关政策文件看到很多政策文件,所以说我们也认为未来绿证在我们国家的能源战略里面,它一定是一个长期战略。具体从新政策实施,我们认为需要进一步推动或者是完善,包括刚才所提到的,认证工艺量显著提升,需求策需要有相应的政策或者落实实施进行有效提升。第二个方面就是推进绿证与相关政策机制的落实,包括我们刚才所提到的消纳责任权重也好,还是能耗封控政策。另外加强与国内国际的碳减排体系,国内碳减排体系,跟CCER还有国内目前的电网的排放因子,我们现在绿证采用的是分区的电网排放因子,来体现我们的减排效应,这个因子从2019年开始已经有四年时间没有更新,另外就是大家非常关心的跟国际相关的碳减排机制,里面是否能够采纳中国绿证所代表的碳减排属性,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此外就是下一步在国家整个能源统计核算体系里面是否能够进一步的去推动绿证作为这样一个统计核算体系。另外就是对于绿电消费方面,国际对中国的认可度,最后就是对于我们刚才提到闭环环节。后续开展绿电消费认证,经历全国绿色消费方面,相信这方面咱们绿色消费合作组织也有很好的经验,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

 

 

(根据演讲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