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182和210的“战与和”

    来源:SOLARZOOM 发布时间:2021-01-14 07:16 阅读数:3797

    尺寸升级走向分化、产能过剩导致产业链价格下跌是单晶PERC技术2021年最主要的两大问题。在当前时间点上,这两大趋势已经形成,但仍然有待充分演绎。在演绎的过程中,最大的变数在于龙头企业的定价策略和对182/210阵营的态度。我们的这篇文章,旨在运用博弈分析、经济学分析的两大方法讨论出产业链格局可能的变化方向,从而给我们的产业客户和金融客户一个关于2021年产业链价格、利润分布的基本图景。

    待龙头企业作出行动、产业链趋势进一步明朗时,我们还会在第一时间撰写文章进一步提示我们的客户。敬请期待。

    一、166电池片尺寸升级182及210在即

    2021年开局,PERC技术166电池片价格开始“跳水”,价格区间放大至0.85-0.95元/W。虽然通威、爱旭的对外报价仍然维持在高位,但其他一、二线企业的电池片成交价已经快速跌至0.90元/W以下的水平。而与此同时,182、210电池片的价格仍然较为坚挺的维持在0.93-0.97元/W的区间内。

    上一次出现不同规格尺寸电池片价格的分化是在2020年8月末、9月初,当时158电池片和166电池片的价差从0迅速扩大至0.06元/W,不到一个月后市场完成了电池片出货尺寸由158向166的切换——后者的出货份额超过了50%。

    鉴于2020年11月以来182阵营和210阵营主流企业在电池片尺寸升级上的准备工作、近期我们调研的各阵营企业用182/210替代166产品的速度,以及在电池片价格上的信号,我们不难得到以下结论:2021年春节过后,电池片尺寸规格的再次升级(从166升级至182/210)将越过50%的份额分界线。

    二、电池片尺寸升级的“奥秘”

    电池片尺寸为什么要升级?这一问题要追溯到2019年。

    在2019年的SNEC展上,隆基推出了M6硅片和高功率组件。当时,从2018年5·31中走出来的隆基已经清醒的意识到,只是在硅片一个环节大规模布局是不够的,必须在电池、组件两大环节加大全产业链布局方可实现利润的持续增长并保证龙头地位的稳固。而隆基当时最佳的做法便是通过硅片、电池、组件三个环节的联动技术升级实现“弯道超车”(隆基在2018年中启动了银川5GW的电池片扩产),但当时各项降本幅度在0.1元/W以上的“大级别技术进步”(比如HJT技术)均未成熟且对隆基而言较为不可控,故而隆基选择了从“硅片、电池片、组件尺寸”这一降本幅度不足0.05元/W但可控性极强(隆基掌握硅片话语权)的“小级别技术进步”上入手。随后,中环于2019年8月进一步跟进了隆基的“大尺寸化”战略,但其从自身半导体硅片的优势入手,推出了210硅片。

    隆基和中环所提出的大尺寸建议,一开始电池片企业是不愿意接受的。原因是:电池片企业要额外出资改造设备(甚至是更换设备),而大尺寸化的降本效果并不显著;特别是210,其技术在当时还非常不成熟,良率水平较低。但在2019年年中,电池片环节出现了单晶PERC技术上的首次产能过剩,单晶PERC产能从19Q2的119GW大幅增长至19Q3的150GW,超过了全市场需求。由此,电池片价格在硅片价格不变的前提下从1.22元/W下跌至0.96元/W,出现了严重的“杀利润”。于是,各大龙头电池片企业意识到:通过尺寸升级,虽然在光伏组件或系统成本侧的降本幅度很小,但却可以拉开与二三线电池片企业之间的产品差距,在大尺寸产品上实现短暂的“供不应求”,最终同时获得“市场份额提升+利润维持”两方面的好处。

    在上述背景下,由隆基、中环等硅片企业发起的基于尺寸升级的“小级别技术进步”获得了电池组件企业的认可,由此尺寸规格之争也同时拉开了历史的大幕。

    三、尺寸规格阵营的分化

    在大硅片、大电池片的尺寸究竟是多大的问题上,产业内是存在分歧的。

    隆基在2019年中提出了166,且当时认为166是最优的;而中环则一开始就提出了210。而到了2020年上半年,则关于18X的讨论开始增多——硅片、电池片企业经过技术探索发现,单晶拉棒炉、管式PECVD等设备经过改造后最大可以满足18X的尺寸。基于原有设备,最优的尺寸规格并非是166,而是182。

    于是,最终在2020年6月出现了182的尺寸标准以及M10阵营。M10阵营中的企业包括:隆基、晶科、晶澳、阿特斯、润阳、潞安、中宇。其中,M10阵营中领头的企业均具有较大规模的存量硅片产能。这可以说是M10阵营企业选择182尺寸的最重要原因——避免存量资产的大幅减值。

    而在210的阵营中,最早加入的是中环、天合、东方日升,天合和东方日升在硅片上几乎没有任何历史包袱,自然愿意通过存量硅片厂商所不能实现的尺寸来贯彻全行业的“大尺寸”战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威、爱旭等专业电池片企业也逐步加入此阵营。通威、爱旭加入210阵营的动机在于:隆基在电池片上的大规模扩产将彻底颠覆通威、爱旭在电池片上的地位,因此与其加入隆基的182阵营而受制于隆基的硅片话语权,不如对颠覆者进行“反颠覆”。于是在2020年7月,210阵营先以“600W+”联盟的形式出现(“600W+”与210阵营还不完全是一个概念),最终在2020年11月以《关于推进光伏行业210mm硅片及组件尺寸标准化的联合倡议》明确了其主要成员:天合、东方日升、阿特斯、环晟、通威、润阳、中环、上机数控。

    有一点是需要说明的,182阵营和210阵营存在一个明显的差异:182阵营中主要参与方(隆基、晶科、晶澳)均是一体化的,210阵营中则为非一体化的,甚至在硅片、电池每一个环节都有专业化大公司的身影。这会导致210阵营内部各环节的产品价格更“市场化”,而182阵营内部的中间环节(硅片、电池片)价格存在被“扭曲”的可能性。

    四、182和210的性价比之争及三大竞争策略

    在182和210的性价比问题上,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差异。根据SOLARZOOM新能源智库测算,在产品价格适当溢价、良率相近、不计算不合理的BOS环节冗余利用的前提下,210组件相比182组件的超额利润也就是在1-2分/W左右的水平。

    而182和210两大阵营为了打败对方阵营,主要采取了三大竞争策略:(1)大规模扩产,(2)舆论战,(3)提升技术水平。

    首先,大规模扩产战略是最直接的竞争手段。通过大规模扩产,一方面可以“以实力论英雄”,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规模化实现全产业链辅材辅料的降本。当182和210双方都大规模实施这一战略时,问题出现了:光伏全产业链的硅片、电池、组件规模在2020年末就超过了200GW(电池片、组件环节更是超过了280GW),由此加剧了全产业链的产能过剩,即所谓的“内卷化”。

    其次,舆论战是通过金融市场、媒体作为其助手来完成的。支持182阵营的各种媒体文章、券商报告认为:210存在着诸多问题,182相比210存在着3-4分钱/W的优势;而支持210阵营的各种媒体文章、券商报告认为:210相比182可实现6-7分钱/W的优势。可以说,两大阵营双方都将自己阵营产品的优势扩大、劣势缩小,最终以获得资本更多的支持、客户更多的认可、供应链更多的配合。

    提升技术水平体现在提高效率、提高良率、降低成本等多方面。对于182阵营而言,由于尺寸增加的幅度较少,技术问题较容易克服,也率先实现了超过98%的良率。而在2020年11月前,210电池的良率仍然低于95%,直到最近,210阵营优秀企业的良率才突破97%,组件上的一些技术问题也在被解决。由此,在2021年年初这一时间点上,综合考虑销售溢价因素、良率及其他成本影响因素,182和210的性价比水平基本相近,可以说是不分胜负。注意:210阵营技术水平的突破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使得210阵营的电池组件企业将在没有成本劣势的情况下放手去攻占市场,与182阵营抗争。

    在上述三大竞争手段下,182和210阵营在2021年的春节后即将形成正面冲突:据182阵营龙头企业反馈,当前时点上其出货中182:166已经达到3:7的比例;210阵营龙头企业天合在1月8日公告了4GW的210产品销售大单,而某210硅片龙头的出货中据了解其210占比已经超过了30%。

    五、中游各环节阵营间价格博弈分析

    在2021年1月13日这个时点上,光伏制造业中游各环节的复杂价格博弈其实已经开始了。第一个、第二个价格变动的环节是组件和电池片。根据SOLARZOOM新能源智库的产品价格,12月30日组件成交价从1.70元/W下调至1.68元/W,电池片价格在12月30日下跌1分/W后1月6日又降了1分/W。

    而昨天刚刚在媒体上披露的中核1.3GW组件招标的投标结果显示,当前组件企业对2021年组件价格的预期为:单面182/210产品10%投标价格分位数上半年为1.56-1.65元/W,下半年为1.50-1.52元/W。全年组件价格呈下跌趋势。

    而不同于2020年的是,2021年产业链价格博弈体现出了更强的“阵营”的色彩——从166升级上来的182硅片、电池产能是不能升级至210的,而210向下兼容182的硅片、电池产能如果生产182的话是不太经济的。这使得光伏产业链在单晶内部第一次出现了“平行宇宙”(此前是单多晶阵营的竞争)。我们在上文分析到,由于182阵营主要企业是一体化的,而210阵营主要企业是专业化的,故而210阵营的“价格发现能力”更强——硅片、电池产品价格更加市场化。

    因此,当组件环节价格因为267GW的供求显著超过需求而开始下降时,产业链价格的向上传导在210阵营内部将是较为顺畅的,由于市场化程度很高,210组件、电池片、硅片会分别降价。但在182阵营内,晶科和晶澳在硅片、电池、组件三大环节产能较为整齐,没有中间报价;而隆基却有硅片报价,又是行业的定价中心。因此,主要需要讨论隆基的定价策略。隆基虽说是182阵营,但不是说没有210产品,隆基2020年新上的产能大多也是210向下兼容182的,无非是看市场的需求选择到底生产什么。隆基在硅片的定价策略上,将有以下几方面的考量:a)182和210硅片价格降不降、同步降还是不同幅度降,b)相比竞争对手,是主动降还是被动降。

    首先,分析隆基182硅片的定价策略。对于182阵营除晶科、晶澳以外的中小电池组件企业而言,是没有议价能力的。由于182的硅片对外供给隆基仍然是占绝对的优势,故而隆基如果不降182硅片价格,210阵营硅片企业所生产的少量182硅片是大概率会采取跟随策略的。在182硅片上,较大的概率是:隆基仍然会尽可能延迟182硅片的降价。这对于182阵营的中小电池组件企业而言,就会非常难过,其利润将被率先挤压。

    而在210硅片上,隆基的定价策略可能存在巨大的“漂移空间”。隆基既可以选择像182硅片一样不降价或尽可能拖延降价,但也可以选择主动大幅降价。之所以说隆基在210硅片上的定价策略可能存在很大的漂移性,原因在于:除非隆基主动大幅降价,天合、东方日升、阿特斯更倾向于选择210阵营的中环、上机数控作为210硅片的主力供应商。由于“阵营”的问题,天合、东方日升、阿特斯在隆基、中环、上机数控的210硅片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优先选择隆基的概率是极低的(详见各主要企业销售采购矩阵)。因此,要么隆基放弃210市场(210硅片像182硅片那样不降价或拖延降价),要么以更大的210硅片降价力度从中环和上机数控手中硬抢210的客户。到底隆基会怎么选择呢?事实上是两难。如果隆基选择放弃210客户而不大幅降价,那么隆基在210硅片上的定价权将彻底丧失(由于182阵营多为一体化,因此182硅片的外部市场不会很大——剩下的中小182电池组件企业会因利润挤压而最终被淘汰,因此丧失210硅片定价权等价于完全丧失硅片定价权)。需要注意的是,硅片定价权对于隆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否则也不会在2020年7月末硅料价格上涨后大幅加价。而如果隆基选择了210硅片的定价权,则隆基必须大幅杀价,这一方面对隆基而言是利润的下滑,另一方面也是硅片环节在整个光伏产业链中丧失定价权的一种表现。

    图 1 各主要企业销售采购矩阵

    隆基到底会怎么选择在210硅片上的定价策略?在SOLARZOOM新能源智库看来,只要是210各环节的良率大幅提高、电站运营商的接受度提高,并且210硅片新产能大规模投产、也无硅料和热场等方面的原材料瓶颈,隆基大概率上还是会拥抱210从而采取主动降价策略的。原因是:(1)隆基不可能将210硅片的定价权拱手让给中环和上机数控,(2)在行业利润及景气下行时期,保证规模和份额是更重要的,如果隆基连份额都保不住,则无论是银行还是资本市场都会给与其负面评价,由此导致的“融资性增长负循环”会更可怕。因此,只要210硅片的产能投放、主要原材料供应速度跟上,我们判断隆基从企业长期利益最大化的理性角度考量,还是会较大概率的主动下调210硅片价格、在新扩产能上全面拥抱210阵营的。如果隆基真的这么做,那么所谓的182阵营、210阵营的纷争将不再是一个问题。而210硅片、电池片、组件各环节充分竞争、杀利润,也将影响到182阵营的利润水平——210组件和182组件同质、硅料采购上充分竞争。但如果我们的上述判断不准确,即隆基在210硅片产能及热场供给放量后在210硅片上不降价或少降价,则隆基很可能会面临市场份额、210硅片定价权、金融话语权同时丧失的不利局面。

    当然,隆基还有一个策略,就是通过在硅料、热场上进行“抢货”或囤货,从而让竞争对手没有原材料可买。事实上,这一策略隆基已经在使用,硅料价格也已经在12月出现上涨。但如果持续这样做有两个负面影响:(1)由于2020年底的有效硅料供应是56.7万吨,年化可生产190GW以上的硅片,而到2021年年底则会有大规模的硅料产能投放,因此当隆基的原材料库存速度超过发货速度,这部分原材料是要在未来出现较大减值的。更何况2021年的需求是前低后高的季节分布,国内平价项目不可能在组件价格不大跌的情况下做的。(2)如果抢原材料的行为过为激烈,则硅料价格的上涨也会导致硅片环节的利润下滑,只是隆基的平均采购价会略低于其他竞争对手,利润下滑幅度可能小于其他竞争对手。

    通过上述博弈分析,我们认为有以下几个结论:

    (1)182和210阵营的分化增加了分析的复杂程度。

    (2)无论隆基选择怎样的策略,2021年的“市场份额和单位利润不可得兼”是确定的。隆基大概率会选择保份额。如果隆基选择了份额,则在210硅片上大概率会择机主动大幅降价,全面拥抱210阵营,以破解天合、东方日升、阿特斯与中环、上机数控之间的联盟。

    (3)未来最惨的或许是166升级为182的电池组件产能。182硅片的降价未必会像210硅片那样顺畅,所以很有可能利润被挤压得最严重。如果166电池产能还没有升级的,建议不用升级了,等利润没有了直接关厂就行;升级182的钱将是冤枉钱。

    (4)什么时间点上将是硅片大规模降价的时间点?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a)210硅片产能实质性投放,b)182和210替代166的比例超过50%从而正面交战,c)硅料和热场的抢购告一段落。由于2021年一季度的需求显然因为季节性因素低于2020年四季度,而2021年一季度供给显然高于2020年四季度,因此当前距离硅片价格降价的时点已经越来越近了。

    六、中游各环节价格的经济学分析

    经济学分析的结论很简单,就是硅片、电池、组件三大环节的产能远远超过需求,光伏中游制造业各环节的利润将出现显著下滑。

    在上述的博弈分析后,博弈均衡解也最终指向了为中游各环节的全面杀利润。经济学分析与博弈分析的结果一致!

    七、谁将是光伏产业价格博弈的获利方?

    基于上述分析,光伏产业的中游环节将因为过剩而出现杀利润的情况。由此会带来组件价格的下跌。而任何一个有经验的光伏产业人士,都应当认识到:光伏组件价格下跌初期,如果组件价格跌幅不是特别激烈而没有外力作用(比如2018年531后欧洲取消了双反政策),是不可能激发需求的,反而会导致运营商的观望情绪和需求的减弱。由此,将进一步的加剧价格的下跌过程。

    因此,从稍微长一些的时间来看,行业博弈的最终结果将有利于光伏系统成本的下降、LCOE的下降、度电售价的下降。因此,电力用户是博弈的获利方,光储电力将更快的进入平价,第三代能源全面替代第二代能源的速度将加快,“国家能源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将得以逐步实现!

    除此以外,当P型单晶PERC产业链价格大幅下跌,PERC电池企业利润大幅下滑之际,HJT电池虽然也会跟随着出现价格下滑,但由于HJT的超额降本将在2021-2022年实现突破,故而HJT相比PERC的超额利润及HJT电池的绝对利润都将是不错的。更为可贵的是,2021-2022年,HJT相比PERC的修正成本优势将超过0.2元/W和0.3元/W,属于“大级别降本技术”。当PERC企业因“杀利润”而遭遇现金流的下滑和经营的困境,HJT电池的新进入者将获得最好的发展窗口。所以,HJT产业的新进入者将成为光伏行业价格博弈的另一重大受益者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