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历经炼狱,不再由德国人主导的拜腾迎来转机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第一电动大牛作者 汽车商业评论 发布时间:2021-01-13 01:03 阅读数:3230

    苹果造车的涟漪效应正在放大。

    1月4日,拜腾汽车与富士康、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富士康将投资2亿美元,同时提供制造技术、运营管理经验和产业链资源,全方位支持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

    这条新闻一时之间纷纷扬扬,让拜腾同富士康、苹果相连在一起,外界开始对危机中还没有真正缓过来的拜腾又开始重新审视。

    知情人士表示,富士康此举有两大战略诉求:一是赌拜腾能在智能电动汽车赛道上分一杯羹;二是为争取苹果造车代工项目积累经验,积攒资本。

    富士康此前已经多次与汽车行业有过交集,2005年全资收购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厂之一的安泰电业开始成为汽车产品供应商;2015年,富士康还联合和谐汽车、腾讯创立和谐福腾汽车,但最终变成一地鸡毛。

    和谐福腾团队后来分裂发展成为和富士康毫无关系的拜腾、爱驰两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如今富士康转而找上门来,不知道和当时的人脉是否有一定关系,但是促成的因素更多还可能是苹果要造车,诸多企业向苹果伸出了代工橄榄枝,为苹果手机代工的富士康当然不甘居于人后。

    2020年2月,富士康再次造车行动,与台湾裕隆组建合资公司,后发布电动汽车平台MIH EV,据称该平台可以根据车型需求改变轴距、轮距、电池以及电机的布局,适用范围包括轿车、SUV和MPV等各种电动车型。

    不过,汽车商业评论对于台湾裕隆的造车水平并不看好,它和东风的合资公司东风裕隆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即使是进行中的MIH项目,也要到2023年才能出来,相信这个平台上的产品,富士康自己也不会满意。

    与此同时,苹果项目要到2023甚至2024年才能出来,拜腾项目有现成的车型、平台和工厂,知情人士表示,顺利的话,2021年底就可能能出车,如果能够运作得好,对富士康争取苹果项目有极大意义。

    如同通过成立盛腾来继续拜腾的研发业务一样,富士康通过成立富腾来运营拜腾的制造项目。这也是欠债难还且想继续活下去的拜腾在目前阶段不得已的办法。

    汽车商业评论最新了解到,框架协议签署一周内,已有10多位富士康人员入驻拜腾,之后还将不断增加。

    拜腾的相关投资人也重新活跃起来。

    2020年12月31日,拜腾同一年再次发布停工停产公告,称“在经历了6个月停工停产后,中国区(不含香港)所有公司目前仍不具备复工复产的条件,经研究决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将延长停工停产期6个月,至2021年6月30日止。”

    拜腾内部回应,这是法律层面基于合规的操作。目前,拜腾正常上班的制造团队60余人,其他运营人员40余人,盛腾团队200多人。知情人士表示,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更多人回到岗位上来。

    除了1月4日富士康联手拜腾,1月8日合肥可能要投资零跑,1月11日还曝出百度要合资吉利造车。2021年开年,汽车行业可谓风云突变。

    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当时在社交媒体发声:“据我了解今年大概有数家科技企业可能会成为不同模式的造车新势力,这对智能汽车市场和新的移动生态真正的到来会产生非常正面的加速影响。”

    结合“拜腾的相关投资人也重新活跃起来”这个消息能看出,这预示着继2020年全球资本市场对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这些智能电动汽车企业的追捧后,智能电动汽车赛道在2021年依然会热度不减。

    在历史机遇面前,拜腾的一个新的篇章正在被书写。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因为富士康的介入,更多的资本开始对拜腾重新关注起来。

    一次特殊的董事会

    拜腾融资主要来自产业基金,几家产业投资人看好M-byte,这款车型已经完成了70%,拜腾之前的问题在于管理和效率,但在汽车创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上并不缺失。

    2020年6月29日,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CEO戴雷(Daniel Kirchert)给全体员工发送邮件,宣布拜腾中国区将停工停产6个月,1000多名员工中,仅保留小部分留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

    随后在7月南京一个炎热的夏天,因为联合创始人、CEO戴雷(Daniel Kirchert)经受不住压力,滞留香港不归,拜腾召开了有史以来最高效的一次董事会。

    9名董事会成员有8名参加会议,戴雷缺席。会议推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为公司联席CEO,履行CEO职责,所有董事做了简短发言,不到15分钟会议结束。

    会议召开前20分钟,几个核心董事找丁清芬谈话,告诉她这个决定。丁清芬给自己争取了5分钟考虑时间。

    “我觉得压力太大……”,但“我做!”从那天起,这个体重不足百斤的女子带头担起了领头拯救拜腾的担子。

    当时,那篇引起广泛关注的关于戴雷滞留香港不归的报道在2020年7月初刷屏后,几乎所有人认为拜腾破产清算只是时间问题。

    拜腾停摆的征兆早已显现:疫情期间欠发工资、硅谷的团队解散、原定于2020年中上市的首款量产车一直没有更新消息,最关键的是,从2019年就开始的C轮融资,迟迟没有最终敲定。

    幸而拜腾先前融资主要来自产业基金,几家产业投资人看好M-byte,这款车型已经完成了70%,拜腾之前的问题在于管理和效率,但在汽车创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上并不缺失。

    于是,主要投资方一汽集团、南京政府、宁德时代、盛囤合力拿出20亿元设立一家新企业——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它的定位类似于拜腾的供应商,拜腾的研发全部装入盛腾,后者承担起M-byte车型的后续研发。待量产之时,盛腾再并入拜腾。

    2020年9月30日,拜腾召开股东会,通过两个草案:一是同意委托盛腾继续开发M-byte,2021年下半年盛腾并入拜腾。二是拜腾分三期发行1.5亿美元可转债,以支撑公司的持续运营。

    2020年10月29日,南京盛腾科技有限公司在拜腾汽车南京总部举行揭牌仪式,被盛传了近2个月的“拜腾2.0”正式浮出水面。

    “过去三个月无法描述,太不容易了。我每一天都有一种想放弃的感觉。”2020年10月国庆假期快要结束的一天,丁清芬在北京对汽车商业评论说。

    不再迷信老外大咖

    早期的拜腾曾以明星团队为傲,经历过盛衰过山车后,现在的董事会不再迷信大咖,他们想的很清楚,公司要有大咖,但更要真正要创业精神,要做事情的人。

    丁清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日报,因为跑的口非常重要,人又非常勤奋,工作一切都顺风顺水,直到戴雷加盟英菲尼迪给她发来橄榄枝。如果继续留在报社,她就马上可以获得报社福利分房的机会,但希望开辟新的跑道的她选择了放弃。

    前两年追随戴雷创业,她可谓已经经历过拜腾的艰难岁月,带着戴雷到处融资的经历至今想来都是胆战心惊,只是没有想到融资成功后,以老外为首的高管团队并没有中国人的那种创业精神,而且管理上也有诸多水土不服,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目前,拜腾新的核心团队由丁清芬、应展望、段连祥组成。联席CEO丁清芬负责公司整体经营,拜腾生产和南京工厂运营相关事务主要由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应展望负责,供应链管理和研发副总裁段连祥负责研发和供应链,同时担任盛腾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

    丁清芬接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该砍掉的砍掉,该保留的保留,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一堆人养着”。

    拜腾慕尼黑设计中心只保留4、5个人,跟设计总监沟通的、跟供应商沟通的、人事、财务。她表示,未来慕尼黑中心不会被整体裁掉,恢复元气后会适当扩张,设计重心转回国内,人员尽可能放在国内。

    美国硅谷的北美总部同样精简到位。按照丁清芬当时的看法,未来北美总部需要重新定位,可能要为以后的北美销售做准备,或者只保留在中国不好找的最高端人才组成的小团队。

    同时,北京办公室解散,上海办公室解散,国内只保留南京总部。目前南京总部在岗员工一部分会很快从拜腾离职加入盛腾。之后拜腾员工将只有100人左右。

    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早期的拜腾曾以明星团队为傲,经历过盛衰过山车后,现在的董事会不再迷信大咖,他们想的很清楚,什么大咖不大咖的,公司要有大咖,但是没必要都是大咖,要的是真正要创业精神,要做事情的人。

    美国的人力成本、社保、医疗太高了,可是有什么人是在中国找不到的呢?找得到,很多人都可以找得到,肯定有不可替代的人,但是是少数。

    各级领导岗位都有人离开,下面的年轻人就顶上来。现在的管理层发现,一些以前没留意过的年轻人“特经用”,“你24小时随时找他,他随时工作,创业公司不就是需要这样的人吗?”

    “人生能经历几次这样的可能性啊?!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 丁清芬这么激励留下来的年轻人,也这么激励她自己,她的家人也因此支持她的工作。而她现在的战友应展望、段连祥也都对她全力支持。

    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

    拜腾经历了生死动荡,但最终并未如很多人所料的那样破产清算。未来,盛腾和富腾围绕的拜腾将真正掀开新的篇章,不过,无论未来如何,都是另一个故事。

    盛腾负责继续研发,拜腾精简机构和冗员后,还需要解决两大历史遗留问题:第一是老员工欠薪问题,第二是解决供应商欠款。

    供应商欠款是个复杂的系统问题,先还哪些后还哪些、什么时候还、什么方式还、什么步骤还都是问题,为此公司聘请了一家专业咨询公司做债务清偿规划。

    直接采购很多就挪到了盛腾,因为盛腾还要用这些供应商,他们的策略是先付当下的,然后老的慢慢还,这样能解决很大一部分债务。

    间接采购包括跟市场、销售相关的费用,金额不高,但涉及到的供应商多一些,要一家一家去谈。

    拜腾的供应链之前由外籍高管负责,彼时的宗旨是“只看速度,不看成本”,问题是成本上去了,速度却没有同步跟上。

    今后,成本不仅是供应链的核心指标之一,也是拜腾所有工作的核心关注点之一。比如有媒体报道拜腾的名片要到德国去印刷,当时那位主管营销的德国老外确实如此,但随着他的离开,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早已经停止,但不可否认很多时候浪费大量存在,一度主导拜腾运营的那些德国人总是认为在中国不会缺钱。

    在想方设法解决两大遗留问题的同时,拜腾团队就触及到了核心业务问题,即怎么样为生产、销售、市场做准备。同时,丁清芬表示,还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创业文化,“汽车不是说,而是真正做出来的”。

    千头万绪从零开始。事实上,把拜腾改造成一家新公司比从零开始更艰难,丁清芬说过去从书上、电影、电视上看过的那些励志的故事自己现在都亲身经历了一遍。盛腾成立之后,拜腾的1.5亿美元可转债没有实施成功,但现在终于又迎来了即将成立的富腾。

    2021年1月4日,在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拜腾汽车联席CEO丁清芬向全体员工表示,公司计划在12-15个月内实现M-Byte的SOP。同时,对于欠薪问题将在春节前后给出解决方案,“未来拜腾会做一个项目,欢迎员工把欠薪转成股权”。

    2020年以来,拜腾经历了生死动荡,但最终并未如很多人所料的那样破产清算。汽车商业评论认为,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拜腾的底子尚可,M-byte车还是一部不错的汽车,就如同贾跃亭的FF汽车始终还能够坚持一样。2020年以来特斯拉股价的疯狂上涨和中国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蔚来、理想和小鹏的销量和在美股的表现都让人不会放弃如拜腾这样有一定核心能力的造车新势力。

    未来,盛腾和富腾围绕的拜腾将真正掀开新的篇章,不过,无论未来如何,都是另一个故事。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