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李婷:基于零碳目标的综合能源服务解决方案

    来源:能见app 作者:能见app 发布时间:2020-09-27 07:10 阅读数:5387

    9月27日,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发起成立的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创新发展联盟、中电联售电与综合能源服务分会联合举办的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高峰论坛暨云博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隆重召开。能见App将全程图文直播。

    落基山研究所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李婷参加“智慧城市与综合能源服务平行论坛”,并发表题为《基于零碳目标的综合能源服务解决方案》的主旨演讲。

    以下是李婷的发言实录:

    谢谢大家,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落基山研究所的李婷,今天很高兴参加高峰论坛,并且是下午非常重要的分论坛一,探讨一下智慧城市和综合能源服务的话题。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内容是基于零碳目标的综合能源服务解决方案。

    纵观人类文明,从人类在地球上刚刚开始出现,一直到繁荣的二十一世纪,说来说去怎么样判断一个文明是否先进,我感觉就是两个因素。第一个就是你的能量从哪儿来?你用的是什么样的能量?第二个就是信息的传播速度有多快?

    我们现在讨论就是能源、能量的问题,而且是不是有新的蓬勃的、不是给我们造成那么多污染和环境问题的能量解决方式,来支撑的我们经济、社会、生活整个运转。

    还有一个问题怎么智慧化,更聪明、更智慧、速度更快、效率更高,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次峰会,都是围绕这两个主题来进行的。

    再讲一讲为什么是基于零碳目标呢?因为我们总书记刚刚于72小时之前,在联合国联大,新的75届联大提出了中国到2060年努力实现碳中和。碳中和和零碳的概念非常接近。碳中和也好,零碳也好,确实是一个朋友圈刷屏的概念,全世界都刷屏了,所有外媒都在说这个目标,在全球疫情肆虐情况下,中国注入一个新的希望和生机。

    我本人也是做能源变化工作的人。零碳不是一个新概念了,2009年提出一个碳强度目标,碳强度不是总量目标,是往上走的,我经济一边发展,我的效率也会提高,但是排放量会一直往上走,所以2009年的时候亲身经历的对中国的赞誉其实没那么多,到了2015年和奥巴马谈成的2030年达峰的好评也不少,碳强度是永远往上走,但是到2030年终于达峰了,全世界松了一口气。

    那么这次提出来的零碳目标,以及加强版的达峰目标,为什么各界一致好评?外媒也好,还是专家也好,大家都很振奋,就是因为它确实是一个非常具有雄心的目标,有助于中国树立真正的领导地位,而且让所有人做你想做的事情,而且是有意义的事情,能够真正把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是围绕着这么一个零碳目标来进行。

    进入正题,综合能源服务今天早上大家也听到很多专家,大领导也讲了很多,但是话说回来,有没有真正大家能讲清楚什么是综合能源服务?从世界历史来看综合能源服务到底怎么走到今天的?它的概念、内涵、实质到底应该从哪个角度解析? 还有一个怎么办的问题。所以今天我也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落基山研究所作为能源转型的智库,在“怎么办”上做一些反思。

    落基山研究所总部在美国的科罗拉多,涉及到能源的方方面面的工作。我们这个智库不光做理论研究,因为在美国,不管多么好的理念和模型,如果市场说NO,就没有人买账,所以我们必须重视,必须是市场驱动,市场必须愿意为你买单,而且能够盈利,而且是必须符合成本效益分析的,也就是说它的商业模式必须是成功的,你不能说我理念非常好,但是我到市场上失败,这不是我们推动解决方案的方向。

    今天早上大家都听了很多,综合能源服务非常重要,那么我们也大致的讲一讲比较高大上的主题,那么它确实是绿色可持续发展需要的抓手,不敢想象所有的生活都迈向绿色低碳了,但是能源还是黑的,还是其他颜色的,这肯定是不可想象的,它的心必须是绿色的。

    我们怎么把这个心变得更绿呢?国网作为全球第一大能源公司,都提出来要建立绿色国网,不能说热泪盈眶,也是很感动。 怎么实现呢?恰恰说领导们也是高瞻远瞩,看到了综合能源服务是可用的抓手。

    好,我们来回顾一下,其实综合能源服务这个事,如果真的较真这几个字,不是刚刚出现的,是很早出现的,在德国、法国,在欧洲,最早实际上还是一个供给侧的综合,是这么一个概念,有天然气怎么样加入到电力作为能源的种类之一,经历三次石油危机,整个综合能源服务实际上就开始朝节能这个方向,因为大家知道原来会有这么大经济波动,如何能够节能,这是经历到大概90年代以前都是以节能为主要主题的。

    再往后是系统化研究。一些主流国家开始一些系统化研究,怎么能够把综合能源服务用一种系统化思维来思考,不光是说我少用点电量和天然气。一直到我们国家开始有一些比较大的动作,我们给出一些时间表,2010年国企的一些行动。

    我们自己的,那个像南极的标,给出一个小的时间表,零碳综合能源解决方案,用英文讲得更清楚一点,就是综合能源供应商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后面也会看到。我也问过我们机构的年轻人,加不加有什么区别,他说加了就是一个商业模式,不加就是一个概念,后面可以跟若干东西,比如生态、产业、系统,我们很多的理念,我们全都可以加,但是只有加了之后,它才是一个商业模式。

    这个如果我们自己给它划代,我们自己脑子更清楚一点,我们到底是第几代,我们现在大概是处在第四代、第五代开始,第四代已经获得了蓬勃发展,我们从供给侧的集成,到分布式能源,到节能服务,到智能化的云管理,到现在我们可以进入探索一个以零碳为指导的综合能源服务商的新的时代。

    这个服务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谁围绕谁的关系会改变,如果你认可综合能源服务商这个概念,意味着过去终端用户是放在中间的,要面对方方面面的供给,这是传统的方式,服务,你服务谁呢?谁是你服务对象?当然是终端用户。那么我所有人扑上去了,好,我服务你,但是我都是碎片化、隔离的,中间还有很多壁垒,所以一个终端要面临非常多的不同能源供给和提供方,但是在综合能源服务提供之下,不能延续这样的划法,我们延续一体化的,以能源为本的服务中心,这样把整个的供给、传输、效率提高,到解决问题形成一个闭环,这是我们心目中一个比较更先进的,符合第五代综合能源服务的,有真正商业模式为探索,能够立地见成的这么一个模式。

    讲到数字化,大家都在讲智能数字化,有一点我想强调,数字化不一定很天然的意味着你效率高,不是这样的。数字只是数字,所有的大数据只是摆在那儿,还有一个算法和应用场景问题,今天上午可能听了远景能源的张雷讲的,作为一个科技公司,他优在于他的算法,基于数字化的算法,所以它的方程式永远在前五名还是前三。所以只有把他和你的一种算法,并且把一种应用场景挂钩的时候,而且是一种效率为导向的时候,才能真正实现质、效合一,否则无法导出说我效率一定高。

    还有我们觉得,实事求是讲,因为大家总是在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之后有很多很多竞争,很多人入场,有大的国企、民企,有我们一些科技公司,大家有投资方,还有像我们这样的小智库,大家都想谁赢得多一点,谁赢得少一点,尤其是像国网这样的大国企,很敬佩他能够这样大刀阔斧往前走,大家都看到如果要想继续过得更好,我们一定要坚持共赢,而不是说谁去替代谁,谁把谁踢出去,谁完全一无是处,这个肯定是一个落后的模式,这是不符合现代文明发展趋势的,而且未来我们只能一个多方共赢的服务。

    而恰恰综合能源服务特别看重多方共赢的,如果不把账算明白,没有人投你,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市长肯定不接受你,我们的区长肯定不要你,我们的技术方也不敢把真正的技术投进去,我们为了美好未来努力也就泡汤了,所以大家也用一种模式来驱动。

    我们是做了一些实践的,在过去五年中,2015年做了全美最大一个,当时不叫零碳,叫零碳能耗开发区,实际上就是一个老旧的工业区,没有人愿意进去,因为重工业区,很落后,你已经从理念上、效率上方方面面都已经落后了,先进的五百强是不会进去的。

    他当时提出零能耗,没有人愿意为他买单,一级开发商全部都退出,你回不了本,你实现不了,用这个招牌吸引五百强是实现不了,但是后来我们机构一块推进这个事情,到后面焕发生机。但是它的面积太小,一平方公里,但是它做成了有益的案例的探讨,也就是在这个案例我们提出了综合能源服务商,我们写的标书大概有一千页,秉承了理念很好,一定宏伟,一定是好事,但是一定要搞清楚怎么做,我们在其他地方也在做,包括在加勒比、新加坡,在国内的梅山,当时没有零碳,三年前做了一个近零碳,近零碳的规划做出来之后,确实是梅山新区碳指标达到了国际一流,应该说未来国际几年之内,最先进的。很幸运的我们跟当时地方国网,浙江国网、宁波国网,他们很迅速的接了整个近零碳排放的落地,包括5G的搭建,前期投了好几个亿。

    它的难能可贵在哪儿呢?因为梅山风电很丰富,但是之前可能有一些并网规划上有一些障碍,我们伟大的国网接手之后直接把梅山的绿色电力的指标,当时在我的能源规划里面提的90%,我认为已经匪夷所思,提得很高了,整个电力里面90%是绿色的,国网接了以后直把目标提到百分之百,所以我为什么替国网衷心表达赞意,我跟欧洲同事、美国同事介绍这个的时候,他们都很惊讶,我觉得只要我们万众一心,中国有无穷无尽的资源,而且都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就像这次习大大的承诺确实是一流领先。

    所以我们在做方案的时候,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讲很详细,希望在每一个环节里边,包括NEC,包括我们的SHP,在这几个环节里面,我们也很期待和在座各位,如果有合作环节的话,应该是很期待,共同推进这个事情。我们觉得这四个步骤,当然第一要把零碳战略搞清楚,包括什么是零碳,到了末端算的时候应该为0的时候,还有什么内涵?意味着什么?对我们社会经济生活意味着什么呢?当你想到零碳的时候,大家应该想到的是这样一种内涵,应该是包括这样几个要素,你这样一想是不是跟自己的工作特别挂钩呢?是吧,确实是跟我们经济高质量发展、技术进步、规划工作密切相关。

    第二个,综合能源服务商的模式,这个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所谓商业模式,一站式,包括它应该是具备什么样的特征,如果你不能够实现这样子的目标导向的话,或者你不能一整套成本更低的能源服务来帮助我们能源转型的话,我觉得你是不是伪综合能源服务呢,我们所有人会贡献这个理念,左图是一个开放式的平台,大家看在这个当中,凡是在能源领域,尤其是,比如我们聚焦一个区域,我们面临的是所有这些方方面面的,各方一道,这就是一个系统化思维、生态建立,这就是一个各方互赢,没有一个生态建立,一家独大的话,再好的理念也不能取得实质化的成功。

    FUEL是我们做的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实际上是锁定一些城市技术的技术库,新兴技术一直搞前沿科技的有这种感触,你一直作为优化的,你是优化的部分,不是核心的部分,也跟基础性的也没有关系,你的规划有没有考虑信息技术在内,目前为止还没有,梅山做了一些尝试,包括周边区域,就是说做低碳发展,但是做能源的时候依然是传统的,谈到新技术,我在哪个地方安装两个开关是不是就行了?这些东西进入不到主流就影响不到能源体系相关的,把整个城市的面貌做一个翻天覆地根本的改革。所以这个也是我们想能够多多促进这方面的一些努力的方向。

    总之我们所有的人,我们郭总是研究战略问题的,战略升级是时代赋予我们每个人的机遇和挑战,我们所有的人生和目标都应该战略升级,所以今天的服务要作为零碳为目标的战略升级,希望我们在所有制、在融资、技术,在方方面面都能形成一个创新、革新,和一个巨大的成功。 就讲到这里,谢谢诸位。

    (根据演讲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

    【扫码观看直播】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