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大众-江淮-国轩的新棋法:头部的赢法 腰部的活法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第一电动大牛作者 汽车商业评论 发布时间:2020-06-01 00:15 阅读数:2509

    这样的三方合作和三角关系,是中国汽车行业合资合作的新气象

    2020年伊始,全球汽车市场遭遇消费萎缩、疫情蔓延等多重挑战,堪称1930年代以来全世界遭遇的最严重危机。

    5月27日,销量为全球车企第三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公布“引领者-伴随者”的“全球新棋法”。这种全新商业模式将发挥每家公司的优势和特长,“抱团取暖、各取所长,优势互补”。

    此前,市值第一、最能赚钱的全球车企老二丰田,2019年7月宣布和宁德时代合作研发新能源车载电池,2019年11月与比亚迪合作研发电动车,2020年2月和松下成立电池合资公司,英气逼人。

    高处不胜寒的全球车企老大大众汽车,虽受到2020年疫情影响,仍表示今年将在中国投入约40 亿欧元——包括数字化领域投资,电动化攻势没有变。一汽-大众佛山工厂和上汽大众安亭工厂都已为生产 ID.车型做好准备。

    这次,再也不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是要下起磅礴大雨。5月29日,大众汽车在中国宣布两项豪赌。

    一是将投资10亿欧元,获得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母公司——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50%的股份,同时增持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股份至75%。

    二是将投资约11亿欧元获得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26%的股份并成为大股东。

    这两项投资,虽花落在中国汽车产业版图的非一线城市和非头部整车企业、电池企业,却对全球和中国汽车行业具有开创性意义。

    这也印证5月20日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接受汽车商业评论专访时所说:“今天你发现安徽人,他们不是能搞大包干,只会搞大包干的,他们从骨子里有一股劲,就敢为人先。江淮虽然企业不大,未必有名,还是很有远见,真有实力的。”

    “大众入股江淮控股和入股合肥国轩的连锁举措,在产业链层面的投入巨大。超越我的前期判断。”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说,大众控股,体现的是竞争激烈下的地方国资体系的清醒认识,单打独斗很难发展,简单的内部联合已证明也很危险。江淮引进世界级资源的混改,这是国企改革大思路下的混改新模式探索。

    在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程振彪看来,这是中国合资股比放开后出现的必然现象。这说明大众重视中国汽车市场,也看重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发展,尤其是政府大力支持、与中方合资比自己单独搞要好。“对江淮和国轩而言,其面临财力不足,首先要生存,然后是发展。现在的情况对双方都好。”

    安徽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认为,这是示范之举,彰显了世界对中国市场和安徽企业的信心;这是应对疫情严重冲击的有效之举,只要携起手来,共同应对挑战,一定能够战胜各种困难。

    大众的赢法

    三年前,大众汽车集团就开始推进移动出行领域的变革:“未来是电动化的。到2025年,将会推出30多款纯电动车型。”

    在2017年“大众之夜”上,大众汽车表示要“塑造未来”,不断提升动力电池、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技术,2030年,全球市场电动车占30%-40%,中国市场因“政策市”影响电动车占比可能会达到50%-60%。

    不同于戴姆勒与比亚迪的技术合作,大众集团并未纠结于南北大众,而是选择与一家并非大牛的地方国企——江淮汽车全面合作,在中国内陆建立合资企业——江淮大众,生产性价比制胜的电动汽车。

    发展新能源汽车,大众一面奉行“要么最好、要么不做”的原则,另一面深谙中国的中庸之道——不急不缓、不左不右。毕竟,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有400万辆,占据大众集团四成江山。

    大众在2017年表示,电动车的普及一方面取决于政策的影响,另一方面取决与市场的接受——续航里程、充电设施普及率、充电速度以及制造成本。当一辆电动车的成本或与燃油车差不多,电动汽车时代就真的来了。

    2017年成立伊始,江淮大众致力于纯电动汽车的研发、生产以及销售。三年后,对于大众汽车CEO迪斯博士(Dr.Herbert Diess)来说,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2020年5月29日宣布在中国21亿欧元的新投资,强化了大众集团正在推进的电动化战略。到2025年,再推出5款纯电动汽车,同时建立、完善电动汽车工厂和研发中心,大众集团计划向中国消费者交付约150万辆新能源汽车。

    迪斯表示:“目前,电动汽车发展势头迅猛,也为江淮大众带来更多机遇。深入合作将推动大众汽车在中国的电动化战略落实,并助力集团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从全球产业来说,大众集团为未来跨国车企在华进一步发展和战略合作找到新的模式。这种合资合作战略是比较务实的,合作对象也是合适的,可以说是取长补短。

    在电动汽车最核心的电池上,大众通过控股国轩高科将找到新业务和效益增长点,更重要的是掌控电动汽车的核心资源和技术,加上大众规划的自建电池工厂,将形成多元的、可供客户选择的电池供给。国轩高科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累计申请专利3649项。

    国轩高科虽比不上中外车企争相攀亲联姻、占据中国车用电池半壁江山的宁德时代,也比不上大名鼎鼎、分别占中国电池车用市场15%、17%份额的LG化学和比亚迪,但却在二线电池企业中与中航锂电、亿纬锂电不相上下。这是大众在中国学到的中庸之道。

    如果加上大众的品牌光环和配套效益,国轩冲进中国车用电池市场第一方阵并非不可能。这也是大众汽车未来在中国新的竞争力体现。

    在电动汽车方面,江淮汽车布局较早,江淮新能源在2019年售出58026辆,尤其是江淮能为平均售价40万元的蔚来汽车代工。这种豪华智能电动汽车的制造能力,也是吸引百年大众汽车的亮点。

    不仅如此,以底盘、轻卡起家已有56年历史的江淮汽车在2019年实现销售轻卡192809辆,名列行业第三,同比增长0.53%。

    按照4月轻卡销售超2万辆、同比增长30%的态势,江淮轻卡很快实现每年30万辆的销量。在新港基地,江淮汽车总投资55亿元,正在按照世界最高标准设计打造全球轻卡样板工厂。这或将是大众未来在中国发展商用车或商用车电动化留下想象的空间。

    江淮和国轩的活法

    2019年,对江淮来说,“南”声四起,从工厂关停谣言,到厂房拆迁获资2亿元,再到出售安凯股份,还要面对市场洗牌的残酷竞争。

    这一年,江淮乘用车售出162374辆新车,同比下降17.8%;江淮商用车销售258332辆,同比下降2.51%。整体销量处于行业中间。

    国内销量持续走低,江淮汽车瞄准海外市场。2019年11月13日,JAC电动车系列产品及双子车概念发布仪式,iEV6ES、iEV7S、iEV7L、iEVS4、EV-T8在墨西哥上市。纯电动产品的大面积铺开,使江淮汽车当年在海外市场的出口排第四。

    2019年5月27日,江淮汽车集团董事长安进、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博士(Dr. Stephan Wöllenstein 、西雅特总裁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共同签署协议,明确未来二至三年内要将西雅特品牌引入中国,全新研发中心将于2021年正式启用。

    一年后,2020年5月29日,大众和江淮的合作取得突破性进展。安进表示:“中国的电动汽车处于研发和应用领域的前沿,将共同携手,大力推动电动汽车市场的发展,为全球消费者带来更多绿色环保的电动汽车产品。”

    冯思翰表示:“此次投资将进一步深化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实现本土化及可持续移动出行的战略。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也将给予大众汽车集团更多机遇。”

    从中国汽车产业来说,大众汽车深度参与中国国有企业体制、机制改革开了先河,江淮汽车将成为中国首家由外资控股的地方国有汽车集团,将为国企混改探索新路径。

    江淮大众将成为中国首个由外资绝对控股的电动汽车企业,并成为继华晨宝马之后第二个外资绝对控股的合资车企。

    耐人寻味的是,大众这次还相中成立比宁德时代还早但近三年业绩不理想的国轩高科。同在合肥的国轩高科还是江淮汽车的主要动力电池供应商。国轩高科也由此成为中国首个由外资控股的电池企业。这样的三方合作和三角关系,也是中国汽车行业合资合作的新气象。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国轩高科营业收入分别为48.4亿元、51.3亿元、49.6亿元,同比增长1.68%、5.97%、-3.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8.38亿元、5.8亿元、5125万元,同比下滑18.71%、30.75%、91.17%。该公司2019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3.45亿元,当期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达5.10亿元。

    2020年一季报显示,国轩高科报告期内实现营收7.3亿元,同比下降58.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362.92万元,同比下降83.31%。

    今年前4个月,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及宏观经济下行对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市场需求冲击较大的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销量和输配电设备销量较去年同期下滑44%以上。

    对于此次与大众合作,国轩高科表示,双方将以股权为纽带,在新能源电池业务领域的协同效应,为公司未来战略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无论是大众控股的江淮汽车、江淮大众、国轩高科,还是一个月前合肥国资入股、同样在合肥落户的蔚来,都在为新时期中国汽车产业、新兴新能源产业的发展闯路。这种探索将为中国本土企业、地方车企及产业链的未来发展提供方法及借鉴。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