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麒麟思辩会 | 这一次,聊透综合能源服务之流派之争

    来源:能见Eknower 作者:米小夏 发布时间:2020-05-22 07:59 阅读数:7833

    5月20日,「麒麟学院」在线举办“麒麟思辩会”。德国华人新能源协会创始人廖宇、杭州数元电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MO俞庆、中网联合(北京)能源服务公司联席总经理朱治中三位“奇葩”同台论道,试图聊透综合能源服务之流派之争。

    以下是嘉宾精彩观点摘要:

    俞庆(剑宗):综合能源落地的核心是服务,需求场景可持续才是核心

    剑宗是位于产业链中下游的中小型售电公司、节能服务公司、电力服务公司、运维服务公司等。

    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有比较强的客户关系和属地化的服务能力。

    他们的劣势有几个方面。第一,专业跨度不会特别大;第二,缺乏数字化、平台化的能力;第三,缺乏跟上游,比如投资、金融等环节的协同能力。

    能源行业原本的市场化水平比较低,这就意味着其专业化水平比较低。能源行业所谓做服务的企业,绝大多数是做工程服务,如勘测、设计、安装、调试等。真正做运营服务,如能源托管、电费优化、能源质量优化等,这样的企业很少。

    所以,市场上做服务意愿比较强的其实是售电公司。在售电基础上,为客户做电费优化、最大需量管理、削峰填谷、能源托管等,这是我见到比较主流的流派。

    第二个流派是配售一体。配网公司的过网费难以支撑盈利,为了防止其他售电公司进入其配网范围,他们会尝试开展服务业务。

    第三个流派就是就是做服务出身的企业,如节能服务、电费优化服务、产品保修服务等,他们看到未来售电市场的机会,认为可以扩展业务。

    剑宗在发展过程中要避免以下几个坑。

    第一,要降低对行业的期望值。

    为什么电力行业诞生不了滴滴?是不是资本砸50亿、100亿,就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能砸一两家滴滴出来?我认为这个现实不存在。因为互联网企业都是从离管制业务领域最远的,高度市场化的商业零售、生活服务、餐饮服务开始做起来的,到了滴滴就遇到比较多阻力,因为弟弟抢的是垄断环节的出租车市场,导致出租车公司反弹非常厉害,因为他触及到管制领域的核心利益。

    而电力行业的整个市场化水平比出租车行业更低,所以很难有新生物种在这一片荒漠上生长。这个市场开放程度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快,所以不能有太高期望。但是在细分场景里,还是有大量的服务机会的,就看每家公司对客户、市场和服务的理解程度了。

    第二,价值假设一定要在市场中去验证,不能替代客户和市场去思考,价值假设就是有人愿意为你付费,那就一定要契合客户需求,把需求场景一个个落地。

    第三,增长假设要合理,不能因为拿下一个园区,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可以进行规模复制。增长假设就是有人持续付费,或者客户数量持续增长,需要把场景服务产品化,并且深挖每个客户的持续价值。

    最后,我认为,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数字化加线下服务,才是未来理想的业态。

    朱治中(气宗):如果综合能源没有了,能源人就会丧失一个转型的机会

    相比“剑宗”的轻资产模式,“气宗”更多是从能源的角度,从重资产的角度,来看综合能源怎么推进的问题。有能源背景的企业大多属于“气宗”一派,也就是关注于在能源领域本身实现突破。

    这种突破实质上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仅仅是多种能源的概念,即把多种类型的能源作为单类项目去推进。这一阶段缺乏一些化学反应,单个项目的色彩比较重,项目投资回报的账也比较难算。

    第二个阶段才是所谓的“综合能源”。这里的“综合”二字不只是说具有多种能源,更多地是强调它们之间存在相互关联,因为只有新的化学反应产生,综合能源事业才能真正长久。

    综合能源最终来说,还是要回答“到底如何实现能源系统本身的综合优化?”

    第一个层面,要回答综合优化发生在哪些层面?具体来讲,在“省区-园区-厂区”等不同区域范围内,均有可能根据资源禀赋的情况,尽可能实现水、电、气等多能打通的问题。

    第二个层面,是要回答综合优化在能源系统里到底如何发生?首先,可以实现源网荷储,尤其是负荷与供端的联动、互动,尤其是需供互动,而不是以供定需这样一个传统模式;其次,可以通过现货这样的价格信号作为指引,实现省区、园区和厂区范围内的多能协同与梯级优化;第三,项目建成后,能否在交易层面实现共享优化,如余热隔墙打通,分布式园区交易突破,从而使资源效益充分发挥。

    “气宗”练成的人不多。做成一个示范项目比较容易,但是如果你想做成规模,还是比较困难的。相对而言,资金成本较低,有相当的资源,以及一些项目管控经验的单位,比较适合气宗。气宗不是一朝一夕做成的。

    目前来说,“气宗”流派更多的是以传统能源企业为主流,尤其是以五大发电集团和两大电网公司为代表。此外,中石化等其他大型能源企业也是不可忽视的玩家。再次,新奥、北供等体量相对较小的能源企业,也借助已有的气资源,希望在市场中立足。以上能源企业往往资金成本比较低,能够接受能源资产长寿命周期的投资回报。但能够承受这种玩法的玩家并不是特别多。

    第二类是工程建设公司,如能建、电建等。

    除了上述两类,还有一些以投资分布式能源为主的小玩家。

    气宗在发展过程中要避免以下四个坑。

    第一,不要把假想当真实,在尚未看清业务模式、技术的市场推广可能性时,仅仅做了或者参观了一个示范项目,就假设其能够成功,从而盲目投资。

    第二,不要让政策代替市场,对产业政策过度依赖,没有以市场为导向。

    第三,不要过于关注自我,忽视用户和现场,这实际上还是一种供给侧思维。

    第四,不要先技术后业务,要弄清楚服务的用户到底是谁。

    我们希望尽量避免综合能源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从而推动行业健康持久发展。如果综合能源没有了,能源人就会丧失一个转型的机会。

    • 廖宇(葵花宝典):黑天鹅注定只能是个体的成功

    拿葵花宝典来定义行业,我们不能只停留在八卦和噱头上。任何一个行业的人,都要尝试去了解这个行业的本质和逻辑。

    葵花宝典在笑傲江湖乃至整个武林中,属于一个“黑天鹅”事件。正常情况下,成功者只能出现在五岳剑派、少林、武当等名门正派。但在笑傲江湖里,作者居然点出了一个“黑天鹅”,葵花宝典竟然是一个太监写的。在汽车行业,特斯拉的出现就属于葵花宝典。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黑天鹅”?他代表的规律是什么?

    如果我们来看能源或者综合能源这个行业的话,有三点需要提前确定。

    第一,在这个行业里,除了气宗——设备、工程和剑宗——软件、服务这两个方向之外,还有没有可能出现黑天鹅?我个人的观点,肯定是有。

    第二,假如有“黑天鹅”,那要如何成为“黑天鹅”?

    葵花宝典给出的指南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换个角度理解,就是要压制自己作为正常人的欲望。如果想做正常人,你就去五岳剑派。自宫,从娱乐的角度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在某个节点这可能是代价最小化的损失。

    如果综合能源要探索出有吸引力的模式,我们要压制哪方面的欲望?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第三,实际上,葵花宝典和自宫注定了这个模式只能是个体的成功。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纷纷自宫,但他们不可能成为一个门派。“黑天鹅”的前提是他只是个体成功。

    关于企业转型,主要有三个不同的参数:风口导向,基因导向,理想导向。每一个导向严格来讲都是可以的,但需要看透的是选择背后的决策依据和根本原因是什么。如果你是风口导向,你就要抓住一个字——快;如果你是基因导向,你就要强。如果你是理想导向,你就要很有韧性。

    实际上,以我个人观点来看,我们这个行业能出现“黑天鹅”的概率是极低的。如果成功了,那很可能是愿意干脏活累活、成本更低的公司,而不是虚拟电厂、现货交易等更高级的概念。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这个行业很可能就是这样。

    不是谁自宫都能成功,这只是必要条件。很有可能纷纷自宫都不能成功。有些该自宫的没有自宫,最后导致这个行业起不来。

    如果要我完整陈述观点的话,凡是跟原来电力能源系统牵连比较深的,都很难撼动这个行业的根基。充电设施行业很可能会出现一家黑天鹅,但不是来源于电力界。储能、风电、光伏,这些行业不是没有明星,但现实是谁离电网越远,离电力运营商越远,反而谁做成的可能性更大。

    作为个人,我最近也在反思,我们不能以自己的理想去跨越行业的本质。我们要学会认命,但对未来依然心怀希望。

    如果想了解更多关于“麒麟思辩会”的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观看视频回放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