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次闯关终过会,天合能否重振雄风?

来源:能源资讯早知道 发布时间:2020-03-12 05:28 阅读数:41526

高纪凡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下了。

短短两个月间,这位光伏大佬和他创立的天合光能在资本市场上坐了一趟刺激心跳的过山车。

3月11日晚间,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审议结果:同意天合光能首发的上市申请,天合光能距离登陆科创板又近了一步。

而仅仅两个月前的1月8日,这家老牌光伏巨头还是一名“落榜生”。彼时,天合光能首次冲击科创板得到的结果是“暂缓审议”,这也是2020年的首例暂缓审议。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同行晶科电力在天合光能接到“暂缓审议”通知的前一天,拿到了“无条件过会”通知书。

临门一脚未进,天合光能的前景再次蒙上阴影。三年前,在美股中概股私有化浪潮下,高纪凡毅然决定带领天合光能从纽交所退市,开启私有化征程。

私有化回A承载着高纪凡更大的梦想,但整个过程一波三折。天合光能现今二次闯关终于过会,这位55岁的知名企业家似乎可以缓一口气。

在启动私有化的前一年,天合光能曾在光伏行业夺下“头魁”,出货量位列全球第一,占据全球10%市场份额。此后,失去资本市场助力后,高纪凡勉力维持。

如今,重归资本市场后,这家老牌光伏巨头能否重振雄风?

  • 01从纽交所到科创板

高纪凡不是第一次登上资本市场。

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知识精英,从南京大学毕业后,高纪凡便被选派前往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留学。而决定他此后23年间鏖战光伏市场的,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上世纪末很平常的一个下午,高纪凡看到一条新闻:2010年美国要在商住建筑、办公大楼安装100万套太阳能光电系统进行屋顶发电。

他据此判断:随着太阳能技术的利用,其市场前景和社会效应都无可估量,太阳能在21世纪会大有作为。

1997年,高回到家乡成立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第二年即从日本引进生产线,用最快的速度开始了铝板幕墙的大规模生产。

从创业,到把公司带入资本市场,高纪凡用了整整10年。

2006年,天合光能在纽交所上市。2006年-201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从8.94亿元直线飙升至123.03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92.61%。

登陆纽交所后,又一个十年过去。2016年,天合光能的体量已扩大十倍有余,但其股价却并不理想。放眼整个行业,中概股光伏企业在美估值普遍过低,也是因此,近年来光伏中概股掀起了一股“回A”潮。

2017年3月,天合光能完成了总额约11亿美元的私有化交易,于美股退市。2019年5月,天合光能在科创板的上市申请获上交所受理,经过两次闯关终于于昨日过会。

这一次,天合光能选择的是第四套上市标准,即市值不低于3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收不低于3亿元。

本次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4.39亿股,且不低于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股份总数的10%,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21.97亿股。

天合光能此次拟募集净资金30亿元,招股书显示募资将用于晶硅、太阳能电池和光伏组件技改及扩建项目(总投资26.2亿,募资投入6.5亿)、铜川光伏发电技术领跑基地宜君县天兴250MWp光伏发电项目(总投资17.5亿,募资投入5.25亿)、研发及信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总投资4.6亿,募资投入4.37亿)及补充流动资金(募资投入13.87亿元)。

  • 02资金悖论

“补充流动资金”,被放在了最后一项,但这恐怕是天合光能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募集资金中约13.56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这在全部募集资金中比例高达45.21%。

事实上,债务压力早已出现。债务风险,也是天合光能第一次过会被暂缓的原因之一。

截至2019年9月末,天合光能账面短期借款约56.43亿元,其中一年内即将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为7.24亿元。而同期,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仅有41.33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此外,有息负债直接拖累公司的净利润增长。2019年前三季度,天合光能为负债偿付的利息为3.25亿元,这个数字超过其同期利润总额的一半,高达62.26%。

“2017年天合光能实控人曾向厦门国际信托贷款45.69亿元,贷款年利率6%,期限60个月,贷款用途为增持公司股份。”这个问题在审核问询阶段,被监管层反复问询。

两个月前的上会审核意见中,上市委还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如实控人违反约定,如何保证其控股权不受影响,并说明相关承诺和措施的可靠性。

“现金流是企业的血液,关键时刻现金流比血液还重要。现金流断了,企业就一口气都没有了。”高纪凡如是说。

创业多年,高纪凡亲历了光伏行业远大于其它行业的波动幅度,也亲眼看到一个个熟悉的同行者猝然倒下。

稳稳控制现金流,似乎已经写入高纪凡的肌肉记忆。他多次强调,不能过度做过多风险性的负债,光伏企业要管好现金流,要增加自己的造血功能,这是企业生存发展的第一位。

而在融资方面,高纪凡的思路是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要平衡好,“有的企业为了利润倾向于债券融资,而不肯放开股权,如此增加风险没有必要。”

然而,天合光能毋庸置疑对资金有着强烈渴求。

光伏行业是资金密集投入较大的行业,天合光能自美股退市后,未能快速登陆A股,加上原有债务,资金捉襟见肘可想而知。

另外,光伏行业的技术进步与创新较快,研发投入比一定程度上甚至意味着生存率。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天合光能累计的研发投入超过42亿元。这也加大了资金需求量。

显然,本次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募集资金到位后,将有助降低天合光能的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减少利息支出。

  • 03能否重振雄风

近年来,高纪凡在马不停蹄地描绘和构筑新梦想。

受制于组件端的激烈竞争,天合光能的战略定位也不再仅限于组件制造商,而是逐渐向光伏智慧能源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延伸。

目前,天合光能的主要业务包括光伏产品、光伏系统、智慧能源三大板块。

天合光能2019年的净利润为7.0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2.6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4亿元,较2018年增长14.82%。

喜讯不止于此,据PV InfoLink发布的2019组件出货排名,天合光能全球组件出货量超10GW,居于晶科、晶澳之后,排名第三。

不过,亮眼的数据背后可以发现,其净利润的增长点主要是组件业务和光伏电站EPC业务。公司的绝大部分营收依然来自组件业务。

另一个坏消息是,组件的毛利率在逐年下降。2016-2018年度及2019年上半年,天合光能光伏组件毛利率分别为17.79%、15.28%、16.35%及14.27%。

光伏系统是天合光能的第二大业务。其中的电站业务从2016年到2018年三年间是翻倍增长的。但是,电站需要前期投入巨大,属于重资产高负债,很容易拖累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

不仅如此,电站的开发、运营的回款速度较慢,必然需要雄厚资金实力支持。否则会拖累现金流,公司也会因此面临较大风险。

也是因此,另一家光伏龙头企业晶科能源的做法是将电站资产分拆出来在国内上市,制造板块依旧留在美股市场。

第三块业务力量微薄。公开数据显示,高纪凡寄予厚望的“智能微网及多能系统”在2018年的收入为1.01亿元,占比仅为0.41%。

与高纪凡并肩的光伏龙头企业都有着类似的业务结构和营收结构,毛利率在下降的组件业务仍然是公司营收和利润的大头。同时,这些光伏公司也在积极谋求新的增长点。

天合光能近年的营收结构中,组件的比重在下降,光伏系统和智慧能源的比重呈上升趋势,可见其发展在趋于多元化,新的增长点也在发力。

然而,尚不明朗的资本环境和外部竞争格局留给企业的时间并不多。

近年来,光伏产业开始由规模化发展逐步向降本去补、提质增效的高质量发展之路转变。市场发展日趋成熟,产业转型无可避免。

此外,国有资本也在加速布局光伏行业,抢食蛋糕,民企的利润和生存空间面临挑战。

55岁的高纪凡,和他创办的这家23岁的老牌光伏企业,仍将面临考验。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