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北京主管部门表示仍在等放开新能源车限购的通知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9-06-12 01:10 阅读数:6368

    端午节前夕,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三部门联合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下称《实施方案》)提出,“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该政策发布后,关于“北京是否会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的讨论便甚嚣尘上。多数观点认为,北京交通拥堵状况严重,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的可能性不大。对此,记者从一位接近北京市相关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处得知:“北京市交通口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此事,至于是否会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限购,还需等待北京市政府的通知。”

    拥堵成难题,限购全面放开无可能?

    在《实施方案》中,记者发现,“新能源汽车”被提及的次数多达11次。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这足以看出相关主管部门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支持力度之大。

    其中,《实施方案》中提到的“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消费使用”这条政策尤为引人关注。该条政策指出,“认真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限行、限购”政策一经发布,业界高度关注。大家对北京等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购的一线城市能否按照上述政策要求、放开新能源车限购很关心。

    根据北京新能源小客车的指标配置安排,2019年北京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额度为5.4万个,单位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额度为3000个。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北京市新能源车指标排队人数已轮候到2027年。

    对于北京市正在轮候或正打算进行新能源汽车摇号的市民来说,如“新能源汽车限购”这一政策能解除将是重大利好。不过,多数观点认为,“北京全面放开新能源车限购”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交通拥堵一直是北京市的‘老大难’问题。”一位已经进行新能源汽车牌照轮候四年的张先生认为,交通拥堵问题不解决,北京要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几无可能。崔东树也认为,相对于其他城市,北京有其特殊性存在,如果要完全放开,难度很大。

    《实施方案》中提出,“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结合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研究探索拥堵区域内外车辆分类使用政策,原则上对拥堵区域外不予限购。”

    由此可见,上述政策对北京这样交通拥堵严重的城市在要求上留有一定的“自主空间”。

    专家建议:可适当放开

    有分析认为,如果北京一旦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限购,北京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或将给现有的交通状况造成更大压力。不过,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商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却不这样认为。

    “北京放开新能源车限购并不会出现抢购现象。”苏晖向记者分析,首先从消费者心理上讲,物以稀为贵,越限制越想要去做。如果真放开新能源汽车购车指标,更多的消费者将按需购买,而不是一味抢购;其次,北京市不仅存在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车位停放也是购车者亟需解决的一大难题。在没有停车位的情况下,消费者即使购买电动车,在哪里充电也是一个问题。

    根据《北京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市机动车保有量为608.4万辆。由此造成的交通拥堵状况依然严峻。也正因如此,北京一直在控制汽车保有量的快速增长。如今年年初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2019年全市交通工作会议上指出,2019年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将控制在620万辆左右。

    “走在北京各大街道,因为停车位不够,车辆无处停放。”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北京想要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限购,包括交通拥堵、车位紧张等问题均急需解决。

    不仅如此,从2019年的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规划来看(机动车增量空间不到12万辆),北京要全面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也不太现实。

    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清洁交通项目高级经理康利平认为,“北京要完全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的可能性不大,但有可能进行适当放松。如在每年的新能源汽车指标数量上进行相应提升;相关主管部门或可将有车和无车家庭对新能源汽车牌照的需求进行区分,优先给无车家庭用户提供适量的购车指标。”

    《实施方案》中也提出,鼓励地方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这样不仅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北京无车家庭的用车问题,还能良性引导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优化市场消费结构。”康利平对记者说。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也对外表示,《实施方案》中提到的是“应当”取消,而不是“必须”取消,限购城市既然出台了相关的限行、限购政策,就必定有其存在的意义。取消新能源汽车限购是各大限购城市努力的大方向,但因为各地的具体情况都不太一样,所以“松绑”的进度和方式都会有所差别。

    面对北京市因交通拥堵可能致使“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政策难以执行的问题,崔东树建议可分两步走:首先实施智能化交通管理,对外地车辆进京停留时间进行实时管控,缓解交通拥堵问题(该政策已制定);其次将五环内的拥堵区域与五环外的非交通拥堵区域进行区分管理,对非拥堵区域适当放开。(记者:段思瑶)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