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猛狮科技新增被冻结账户累计超10亿元,自救之路未现曙光!

    来源:能见APP 作者:冯优 发布时间:2019-05-15 09:09 阅读数:4996

    今日,A股大盘止跌有所回升,但*ST猛狮开盘即跌停,连续两日创股价新低。这或许与其新增的债务逾期有关。

    5月13日,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猛狮)发布公告称,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部分债务逾期未能清偿,致使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

    截至2019年5月10日,*ST猛狮被冻结账户涉及的诉讼共26起,涉案金额高达1069089016.25元。

    公告还显示,*ST猛狮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先进清洁电力技术研究有限公司与韩华新能源(启东)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也已被判令支付韩华新能源,共计人民币41779688.94元。

    显然,饱受债务纠纷困扰,已经“披星戴帽”的*ST猛狮的日子愈发难过了。

    纠纷不断 专款难专用

    实际上,自2017年开始走下坡路以来,猛狮科技就因为各种负面问题不断见诸报端,尤其进入2019年,猛狮科技的“麻烦事”更是频繁被爆出。

    2019年1月12日至2月22日,中投证券对猛狮科技进行2018年下半年定期现场检查,发现其董事会人数与《公司章程》不符、募集资金被强制划转等问题,并因此于3月11日,被深交所问询。

    随后,应深交所要求,猛狮科技在3月16日发布公告,披露了所涉问题详情,能见记者翻看公告发现,猛狮科技的募资被强行划走,不但确有其事,而且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因为猛狮科技与新华信托之间存在信托贷款合同纠纷,新华信托向镇江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最后法院直接通过“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从猛狮科技募集资金账户划扣220.85万元。

    第二次是由于猛狮科技与浙商银行深圳分行签署了《借款合同》,由猛狮科技实际控制人陈乐伍、陈乐强、福建猛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到期后,浙商银行深圳分行在未经上述各方同意且未告知的情况下,直接从福建猛狮募集资金账户划转6294.93万元用于还贷。

    第三次是则是因为福建猛狮与长城国兴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存在纠纷,长城兴国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胜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29日,履行强制执行手续,从福建猛狮募集资金账户划扣1.29亿元。

    对此,猛狮科技强调,部分募集资金被司法机关、金融机构强制划扣,均非公司主观意愿改变募集资金用途,不存在违反规定使用募集资金的情形。

    不管是否出于主观意愿,募集资金被挪用已成事实,说好的专款专用,亦成为一句空谈。

    资金枯竭 披星戴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猛狮科技的债务纠纷也非“一日之祸”。究其原因,与猛狮科技近几年的急速扩张以及高额的资金投入有很大关系。

    据统计,2015年至今,猛狮科技发起的收购多达20余起。“疯狂扩张”使猛狮科技的子公司从2012年的仅有3家,到2017年底,其通过收购、新设成立的子公司已经达到73家。

    而与版图的不断扩大相伴随的是高额的资金投入。2015年,猛狮科技投资30亿元在福建诏安建起了产能为6GWh的锂电池全自动化生产线。

    2016年,猛狮科技与襄阳宜城市人民政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计划在襄阳宜城投资不少于30亿元,建设锂电池及电池研究中心项目。

    除此之外,野心勃勃的猛狮科技还打起了新能源汽车的主意。其子公司上海松岳和十堰猛狮主要开发PACK和BMS新能源汽车电池组研发设计生产业务。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猛狮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会由2015年的32.26%,一路飙升至2019一季度报的103.54%,短期借款由2016年一季度的6.35亿升至2017年年报的26.89亿,截至2019年一季度报,猛狮科技的短期借款仍有约18.49亿。

    猛狮科技曾多次坦言,由于近几年公司产业布局及发展速度较快、部分业务拓展不如预期等,公司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尤其在2018年,公司流动资金趋于枯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7283.06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69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1.34亿元,大幅下滑1963.83%。

    因为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负值,且在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的情况下,猛狮科技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自2019年5月6日起,“猛狮科技”变更为“*ST猛狮。

    而数次开盘即跌停的现状,貌似又坐实了其“披星戴帽”的窘境。

    多措自救 曙光难现

    值得注意的是,深陷泥潭的猛狮科技其实并没有坐以待毙。为了缓解债务压力,猛狮科技采取了一系列举措“自救”,包括请求相关政府金融工作部门帮助、剥离非核心业务、引入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等。

    最受瞩目的当属2018年底,猛狮科技与凯盛科技、漳州交通集团、诏安金都三大国资企业签署《合作协议》,获得约9.63亿元的驰援,主要用于公司全资子公司福建猛狮复产资金需求和新项目的建设。

    除了推进子公司福建猛狮复产外,猛狮科技也开启了资本市场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向中建材蚌埠、中建材浚鑫及其关联方发行股份购买其拥有的从事绿色能源科技产品的应用研究与生产以及光伏发电站等相关业务公司的股权及与之相关的全部权益。

    有意思的是,猛狮科技曾在公告中提到,受“5·31”光伏新政影响,在政策面和资金面的双重夹击下,公司清洁电力业务量急剧下滑。而且,此前猛狮科技公布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司中,就包含两家从事光伏产业相关的公司。

    猛狮科技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也明确表示,现持有的光伏电站会列入可出售的范围,猛狮科技这种再次押注光伏,且“边买边卖”的行为,难免令人质疑自相矛盾。

    面对质疑,猛狮科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购买光伏电站的同时考虑出售并不存在矛盾,公司是为了回流现金应对资金困难,维持公司正常运营,但光伏电站仍是公司未来重要资产。

    对此,业界一位资深人士表示,“光伏电站需要高投入且容易形成较大负债,尤其是随着531光伏新政颁布以来,不少上市公司纷纷出售手中的光伏电站资产以回流现金,但猛狮科技此次重组又是在买光伏电站,一边买一边又迫于当前经营资金压力要卖,既无奈又讽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