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交流:“双碳目标”下我国中小型风能产业的机遇与挑战

能见App 2021年10月20日 3268

本次讨论交流环节,由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力机械峰会的王文辉主持,岳鹏飞、张为民、沈德昌等20余人参与了此次交流。

主持人:可以看出来确实今天有很多新朋友在,我们今天的讨论交流的主题就是双碳目标下我国中小型风能产业的机缘。因为现在政策环境是比较好的,而且很多这方面的政策在不断的推动这个事,为什么今年讨论这个议题,我们并不是在一线去做一些取向,可能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一些曲折问题。我们其实知道,但是可能不那么清楚、具体。希望今天有很多一线企业大家聊一聊,怎么去克服这个门槛,希望怎么能够把咱们的需求具体化,这样将来有一天如果有机会,向上面建议也好,我们也好有材料向上汇报,希望大家讨论能够说的具体一点,标准怎么支持,咱们这边都需要一些什么样的具体要求,希望通过这个讨论咱们聊一聊这个事。    

鲁中间:今年的上半年,我在青岛申报两个项目,青岛市发改委明确的说新能源的并网这个事已经下方到区了,找到区的发改委,这个事下放到底下的能源所,我就找了底下二级能源所,能源所给的答复就是没有相关的规定。就是说现在目前问题就是,今年刚颁布的分散式的中间它是完全国家支持要居于并网,以前他是大的疯涨它有明显的规定你应该怎么来做哪些材料。

假如有行业协会的名义在国家发改委的桌面上,国家发改委下设能源局的桌面上,下设文件,局域网100千瓦以下,或者1兆瓦以下中小型发电设备,主要通过文,这个文要做不是说简单汇报一个总体性。第一个小风电要让他们知道,他不是一个无序增长的一个产品,也是有标准、有要求的,也是通过这个发展,也在整个的行业里边他用这个范围也是比较广的,这几个目标我们就要阐述。现在我们有这个行业协会再加上几个企业大家一块呼吁,双碳目标是不是要起草这么一个文,首先有这么一个文往上递,通过能源司也好,递上以后就得有人跟,要不跟的话肯定下不来,因为本来我很天真的以为就是我们民营企业可能规模小,去找不行,我就委托了海尔集团,可能是山东重土官员思想比较保守还是怎么样,反正他不敢去尝试没有条文规定的东西。又找了中远物流也是大的央企,也是往上报也不行,现在问题就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假如我找出一张文,明确的规定,就可以做了。

男:我接着说这个核心点,第一他规定你单机容量,第二你是15兆瓦。然后它又规定了什么呢?自用比例75%,上网职能25%,因为电网可以隔离了,你想30%,人家不让你上网,相当于只能细分,今年我们给内蒙很多省都做竞配,其实从文件本身就限制了。    

吕青源:不光限制小风机,相对来讲现在我们整个大型风电都有降本增效的问题,你要降低成本,其中大型化是降低成本非常重要的一个手段,所以说各国大的业主在招标的时候,它单机容量有一个要求。但是在我们国家层面的管理办法里面他对单机容量是没有要求的,它只是说有几个要求,每几个并网点,你最大并网容量不能超过并网点最低的符合用量,只有这个要求。分布式里面本身我印象中是没有的。    

鲁中间:是这样,我查了一下,当时国家对光伏下文的,专门针对分布式下的文,私人屋顶装的光伏以前都是大型的地面电站,对分布式没有概念的时候,你去装根本就,你通用装可以,想给你拆就给你拆掉,有了这个文以后就合法化了,现在目前很多这些政府,他不管你什么,你归不归中小风电,我哪个找出来你中小风电,他就很明确。   

男:实际上我们怎么样找风电人大代表,先做体验,然后放到条文里面就可以了,你要注意大风电、大光伏小光伏都有两位代表。你看那个人大代表说那话,那是能代表政府做政策,恰恰是中小型风电没有代言人,咱们今天可以通过咱们行业协会,包括秘书长正好也参与大风电,3月份两会开时我们再提前做提案,做提案提上去。   

吕青源:张总说这个渠道之一,其实反映一个政策有很多渠道。你包括通过行业协会,因为作为我们行业协会来讲,这么多年,我们对上面也实现过很多的报告,但是当然这里面有我们行业自身的问题,有这个行业的特殊的这种属性的问题,因为你行业规模小,在国外也是这样,他都有一个共性问题,因为你是一个不管是在能源体系里面,还是在我们装备制造业里面,它都是一个体量很小的这么一个小行业。你在解决国家的比如说就业、GDP等等方面,你起不到一个很大的作用。    

鲁中间:现在我觉得是一个机会,为什么呢?在座的也有很大大企业的,现在目前他们也开始关注,他们肯定要面临这个问题,但是在国家号召双碳在大环境下,我们可能在报告的这个提交报告内容上,要把小风电这个行业里面,以后能发挥的作用重点阐述一下。    

吕青源:所以这个议题为了双碳目标小风电我们很快,这样行不行,包括鲁总包括其他在座厂家代表,大家尽量给我们提供有建设性的这种资料,或者是报告,或者是素材,因为光口说没用,光口说了以后有的东西我们也很难系统化的把这个东西理解的很透彻,最好给我们提供系统化的,如果能以报告的形式最好,就是你建议的报告的形式也可以,你以人大代表的提案形式给我们也可以,我们这些渠道都有,我们可以通过两会代表。因为每年我们大风电也有很多活动,包括每年年初3月份,两会前后我们有一个大风机的交流会,里面人大代表好几个,我们每年都会搜集各种各样的材料给他们,小文件业提供。   

有一年中气的人大代表都给我们小风电专门提供了一个议案,就是人大代表、两会代表是一个渠道,我们还可以通过国务院比如说发展研究中心,他们那些智囊机构,这些我们现在也在做各种工作,包括最近我们协会也在专门做了一个风电土机政策的一个建设报告,也在给这个相关部门提交,这个渠道还是有,只是说当然这个话起来太长太长了,内容太多了,就是造成我们行业这种怎么办,我们应该付出什么样的能力,然后下面大家在讨论了,就是说提交这个渠道,我们协会一直在努力,我们下一个还要继续加强这方面的工作。鲁总刚才你讲的那些建议最好形成文字材料,其他的单位企业如果有这方面的材料,回头会后也可以提交给我们,通过我们的各种渠道也反映我们这个行业的呼声,好吧。    

男:我觉得现在我们可能在新工业建设,很有必要去研究一下这个事怎么办,刚才吕处长也说了,我觉得现在就是最要紧的就是因为绝对好,大家协会也提交一些报告,我们也要说这些话。你这个行业好了,我们大家协会也好,搞配件的、搞决策也都好,现在半死不活叫什么事,你说没有还有一点,你说有这真是养活人都成问题。我在内蒙很可能算比较好的,经常拿的项目也比较多,各个方面也比较好,这个感觉特别累,这些事全靠坚持,全靠其他补充。    

给予政策必须争取,像农机国家每年几百个亿,还得增加,当然中间也有一些问题,小风机这一块假如都不说,都不喊越来越差,我感觉现在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这个双碳情况下,不发展什么都没了。新农村建设,因为本身建设这一块有他的劣势,他的成本本身就高,现在除了一些特殊情况下用小风电,成本这一块很差。所以我们尤其协会这一块,下大力气要提这个事,要利用各种机会,写出专门的报告,另外就是咱们大风机里边人大代表,委托他们,小风机刚才几个发言人讲,有他的优势,有他比较好的,你看作为一个特殊的产品去看,黄总说了小风机占地面积小,有调整。    

另外就是我们小风机这一块我说标准很好的修订,那一块你们想问我,这个小风机究竟风速什么情况,过去最早我们搞小风机的时候还是比较严苛,后来上到国家标准什么也没了,额定风速也没有规定,风轮直径也没有规定,限速调速也没有规定,实际上标准就是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所以前几年对小风电大家是信心很不足的。后来我们有关部门支持,我们牵头内蒙自定义小风机标准,现在这个标准制定部门招标就利用这个标准,有一些东西我就给它定死了,你比如说一千瓦风机你制订多大,3米,你只可以大,不可以小,你涉及风速比如说10米,你只能比10米小,你不能大,你还必须要调速不能说挂着电流风机就完事了,不可以这样。    

这样情况有一些好转,但是还不够,这一块汪老师说了,增加核定,我们现在不是这个情况,那会儿问我现在风速啥情况,我说现在定到10米这已经是很大进步了,你将来定8米、定7米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我们也在很好的思考这个。国家标准也好,我们行业标准也好,到了尽快修订的时候。因为还有一个事就是什么呢?我们协会也好,我们在北京投资也好,各个部门咱们毕竟各种机会宣传我们小风机,我们小风机实际上数量也不少,可以不可以做一些工作,小风机这一块,小风机给国家做的贡献也统计进去,也是宣传的一个渠道,宣传的一个办法,我们小风机我手里边就搞十几万,当然现在有一些不用了,但这几年我们也做了不少,这是我自己,其他单位统计起来数量也不少。   

吕青源:大风机的宣传资料包括演讲报告,老是在讲,我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我这一年能发多少电,能够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多少,这小风机好像也没人宣传这个事。    

男:咱们宣传一下看,也几十万套,算起来也很庞大,也不得了,算起来小风机还有点用,我觉得咱们应该各方面去做这些工作。否则的话这两年过去我们小风机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就完蛋了,就说这点吧。    

汪建文:我想起来补充一句,咱们现在知道国家发展战略上考虑,移动电源,就是没有石油了,没有什么常规的,在用风和光集中起来进行这种发电系统,尤其是在布局装备或者是今后国家在战略过程中,你比如战争,特殊灾害的情况,你像郑州这一次出现发大水,银行取钱花钱都没法花,部队进行打造的时候,你现在要是发电的话,咱们举一个例子,要是烧油,发电机烧油,红外一检测马上卫星就检测到了,你用这个东西所以从这个角度发展小规模的移动式电源,对于国家的发展战略是有很重要的作用。       

吕青源:前几年李处我们看到交流过很多次曾经有这个想法,就想把移动式的小风机作为他的储备能源。

汪建文:必须要有这个,国家要连这个没有,一点办法都没有,导弹都发射不出去。常规网一下瘫痪就完了。  

吕青源:但是部队用了我们几批小风机以后我们的质量是很好。还是我们自己自身上要找,怎么样提高我们自己的产品体验。           

男:吕总,因为这一年多我也跟大家伙说一下,一年多推小风机第一个是双级岛,当时推了十二届,还有一个就是风电光伏国家储能,当时也是,包括水波浪能,当时第一次接触小风机,当时就是反正偶然间接触的咱们很多的同事一个同仁,后来就是开始咱们还有油田的,也是想着推10多台,因为我本人是这个专业的,院里的负责任就说你有点情怀,因为他正好就是说中石油条件是什么,就说先开始金风他想在这个岛上立了一个风机,后来因为我是设计院,我就给他实质性间接给他否定了,我说你离磕头机太近了,因为我感觉好像咱们一般一台两台,就是今年,当时也是造价原因,后来下了。然后还有5G,国家5G基站挺多。        

男:我们包了几个省也是想推这个。我想刚才包括各位领导说这个,第一我有两个小建议,我跟咱们接触当中,因为我们主要肯定还是做大风电,我们院里面也设计二三百万装机容量,小风机这个我感觉当时有一个项目,就说能不能跟我找一个设计人员把基础、验证这个过程给我整一下,我说你们没有设计人员吗?没有一般合作的一个设计单位吗?他说没有,因为说实话在现场有两个单位是负责现场的,一个是建设单位,一个是设计单位,风机厂家咱们说选址什么,再从我了解的一方来说,他也不相信,因为你毕竟有你们的局限性。       

黄贤旭:我觉得刚才卢总也说了,我们先来一个小目标,也不是一个亿。我的意思是这样,现在看到一个最最关键的一个基础是有问题,我们这个小风机不知道放哪儿去,我能不能推这个,多少米以下,你就按照这个,我们就可以参照,现代化人家这个政府。   

鲁中间:就是在分散式风电里面注明,1兆瓦以下的中小型风力发电机可以作为分散式风电的能源供给之一。    

吕青源:并网的准入政策,要有一个口子。    

鲁中间:他要求是这样,很明确,现在政府的老爷们,他们不管,脑子里就是大型风机,小风机没有概念,你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不到20米,不行。   

吕青源:说实话,从我这么多年对小风机理解认识来讲,你这个真的要去并网,我们现在风机20千瓦30千瓦以下并网,如果真的要跟大风机竞争,说实话一点优势没有。除非是大风机因为地域条件、运输条件或者说建设条件制约了它没办法的情况下,偶尔作为一个很小的补充,有没有一点点。    

黄贤旭:李总像这种产品部再少数,太多了,你比如说现在你不可能的,他的距离就不可能。    

吕青源:可是你像在我们工业园区厂区,你的小风机我们的构件成本有多少?3兆瓦没问题,你别说3兆瓦,1兆瓦以上的风机它的经济性都还算的过来。    

男:我说两句也是咱们大家共性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昨天17号咱们开这个启动会,吕处长可能也参加了,这里面说的比较尖锐的就是一个明阳集团董事长说的,一个是风电的创新,咱们现在中小型风电现在发展的不好,其中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创新不够,就是一方面市场需求特别的大,另一方面我们的质量特别的差,就是尤其咱们内蒙古地区对咱们小风电非常的不满意,我也是小风电的用户,咱们在座有人小风电可能有的人已经到场了,买好多风机在张北县装的第二天风机全部干掉了,一个不剩,然后我找他们说是风的原因,我说不清,全干掉了,叶片断了。所以说我们的质量必须提高,第二就是这个风电的市场,张董事长特别说了一个微电网,我们未来这个双碳目标,微电网是咱们中小型风电最有优势的地方,刚刚吕秘书长说,咱们要并网,并网实际上我们发电成本优势不大,但是我们要搞独立微电网,我们的优势巨大,没有可比。另一个还有咱们新能源汽车这一块,实际新能源汽车国际发展很快也是一个痛点,这一个痛点是什么?他到偏远地区,比如新疆、内蒙古,别说是充电,换电也没地方。    

恰恰是我们微电网搞一个换点占,这个换点占概念已经有了在做,另一个就是我们现在除了申请国家支持以外,更重要的是做好我们自己。就我们自己怎么做,大风电你看都能上互市科创版,北交所也没有能上,据我们现在北交所上的没有,我们怎么样能在协会的领导下抱团搞一个模式,然后我们集中去上北交所,上科创版,我们在股市上融到资金以后,我们用自己的钱来搞基础性创新研究,提高咱们的技术,咱们在座刚才他们搞的这个10千瓦以上的控制系统,我是在国外看到那个控制系统,他们现在也做出来了,如果我们比如说砸他一个亿搞新技术研究,我想咱们中小型风电会有的。另一个就是咱们协会好多年我看也没有收过会费,想是这样的。        

男:实际上是以商养会,让协会在社会上的地位更有面子,就是我们每个企业越来越少,大家活不下去。这是我想说的几个地方,还有一个我想说的,我这说的话其实比较明一点,小风电企业之间有恶意竞争相互拆台,我做了一个标注,就为咱们有些人不仗义,我要30万,他要20万也得把这个台给拆掉,我希望咱们在座各位以后这事不要做,这样累死自己,饿死同行,坑死用户,因为议价竞争以后,就跟我买风机一样,一场风全部干掉,用户肯定要找你麻烦,这点钱这次出了,下次肯定不再出了。   

男:我有三点意见,第一个小风电机,我从大概七八年前跟张总就进入了,我觉得出于一种小风电机在以前处于一种随机状态,我到他那里去,他购买的电机也好,叶片也好,小齿轮箱也好,用不了多久,就不行了,也就是这个领域,出于一种失控状态,也就是我们国家在管理上面抓大放小,大的是抓了,中性也在抓,小的根本就没管。自由状态,也影响他的经济效益,他那里摆了很多配件我去看到,百分之四五十不能用。       

男:由于这种状态的存在,我建议成立一个小风电机分委员会,政府没有能力去管,可以有这种协会去管,就是风电下面一个小风电分会,应该出于这样一个来管上来,不管你放的下去你始终是不能保证它的质量,不能保证这个产业发展下去,这个产业是很有前途的人,上海那个高楼装了500台,装了500个,他自己很大一部分电力自己满足了。迪拜那个高楼,那个装了3台,所以说曾经汪老师有一个研究生,在我写的一篇论文,我就建议他,应该对高楼的气流状态做一个很好的研究,小风力机在中国现在很多高楼可以用,这个起了减少碳排放相当可观的,就上海一栋高楼500台小风电机。我们国家很多城市都有高楼,高楼的风况是可以适用的,也就是他有这个市场,也可以为家家户户的居民做高层的可以省钱。    

也为国家碳排放减少也贡献一点微薄的贡献,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小风力机我是说从10千瓦级起,不能吊死在现在这个技术路线上,你吊死现在这个技术路线是没有前途,现在这个技术是可以让这个10千瓦级以上的风力可以做到达到火箭、水电一样的发电质量。现在的技术已经有这种技术,只是看你用不用的问题。最强的也不是在这里讨论,因为我曾经到边境去调查过,为什么边防军不愿意用小风力机,我真的很奇怪,边境资源很丰富的。结果他说我的军事装备、我的围挡、我的军用设备,我要求的发电品质是很高的,你那个现在小风电机发出的电是说的不好听,只能是低级民用,让民可以。以前有一个行话,以前在我们国家开始导出发电大规模之前,电网也有一部分这个话以前有人说过,现在很少说了,实际上小风电机发出这个是,因为他不能用最起码小型的医疗设备、超声波检测仪能不能用,现在你机器也不能用。    

所以边防军还不愿意用,我才知道,因为他军用设备要求发电品质很高的,实际上如果用10千瓦级以上是可以改善,有这种技术改善,让它在发电质量达到他能够发射导弹火箭这种用电质量。

汪建文:个人认为成本不是主要,质量是主要的,你只要好我就用。        

主持人:今天讨论就到这儿,展会都已经结束了

(根据演讲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