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气资源管理局凯瑟琳:加州空气污染治理背后的故事

能见App 2018年12月3日 313

12月3日至4日,第四届“创蓝”国际清洁空气大会将在北京举行。本次大会由中关村创蓝清洁空气产业联盟主板,清洁空气创新中心中关村国际环保产业促进中心和中关村产业技术联盟联合会承办。拟邀请国内外行业与政策专家、优秀技术 企业、投资机构、地方环保部门、媒体等300多人齐聚一堂,讨论清洁空气技 术、市场、政策和投资热点问题,并对“创蓝奖”的入围及获奖技术进行发布。能见App负责本次大会直播。

加州大气资源管理局Catherine Witherspoon出席本次大会并作主旨演讲。

以下为发言实录:

Catherine Witherspoon:大家上午好。这也算是我第四次参与到创蓝的会当中来了,每次给我说一个演讲主题的时候,他都会选对于政府,对于我们所有的这些技术的解决方案供应商来讲话,是非常紧急的问题。

当然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能够帮助我们中国达到我们减排的目标的,好,在这跟大家说一下,我今天我给大家说的就是协同控制和协同效应了。好,为什么要讲这个主题呢?我自己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就对我来讲的话,我的同事我也问过,现在最珍贵的东西时间,就是我们时间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说我们必须得有个焦点,以及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以及我想和谁来共度这个时光,我们西方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时间肯定是不够的,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做一些选择。

对这个主题来讲的话,这其实希望我们能够在工作当中得到最高的效率,以及我们所花的金钱是最经济,以及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说这个主题,因为现在不管是技术员还是政府还是学姐都在面临着这个问题,但如果说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可以为我们所有的类型观者带来很多的好处,为什么加利福尼亚州是有一定的价值的,这是因为之前我们是非常的污染的一个城市,所以说现在我们的pm2.5也是非常的高的,差不多是300。

我们的学校也关了,尤其是在pm2.5特别浓的时候是关了,而且企业也关了,如果说中国也是这么的做,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像我们话也是口罩买都买不到,因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也是非常愿意参与到减排的努力当中的,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人,这个人其实是个画家,在电视上教别人画画,在画画的时候其实是不会犯错的,只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我之所以会这么放这个人在这儿,就是因为我们在加州其实不会对煤炭做任何的控制,之前我们其实是尝试想这么做,但是遇到了问题就放弃了。

在60年代的时候,当时我们是觉得环境出现了很大的危机,所以说当时我们就把露天的燃烧给去给禁止了。我们也都知道露天的燃烧会产生二氧化碳和其他的物质气体,会对于天气候变化出现很大的影响。然后在70年代的时候,当时是出现了石油的冲击,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让能源更加的高效,也就是说我们又出现了对冰箱的新的法律法规,这样的一个法律法规。

不管我们的人口是多少,但是我们人均的能源需求在过去的20多年以来都是比较的平稳的。另外我们的城市越来越膨涨,所以说必须要把垃圾处理厂给处理掉。然后还有关于甲烷,我们也是有上限的,在中国好像对甲烷也是有上限的处理的。在90年代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这个pm是有致癌的效果的,而且pm2.5尤其是非常的危险,所以说在我们当时,我们当时的意识里边,柴油是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因为柴油会排放pm2.5,所以说我们也是减少了排放达到90%以上。

我们现在还在各种鼓励使用可再生能源,并且我们也对其他的一些进行了生命周期的分析。而之所以我要说这个东西,我觉得其实还是很重要,虽然说它比较无聊,因为在这里边有很多政策的东西,但是还是希望大家能够了解这个信息。另外在2000年之后,我们才开始对温室气体进行了法律的规定,比如说当时CIRB,也就是说我们的绿色发展的功能,专门是对汽车的二氧化碳气体,以及温室气体的排放进行了限制。2006年我们是专门的推出了2020年减排的目标,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也是对一些短周期的污染物进行了更好的治理,包括了黑炭、甲烷之类的。然后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又制定了一个新的目标,就是在2030年的时候,以1990年作为基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达40%。

所以说我们在说到二氧化碳的时候,并不会说所谓的什么千瓦时之类的,但是我们会以人口的数量有以基准,所以说我们和MEE,就是我们中国的环境环保部,然后和北京的环保局的做法不太一样的地方。其实我们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爱因斯坦曾经也这么说过的,我们可以把之前我们导致问题的做法,进行重新梳理来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我们来看一下,到底这个成本是有效的,还是成本和收益是平衡的。我们来看一下,首先解决方案是不是能帮助我们解决污染,然后能不能帮助我们提高效率?

最后我们进行了计算之后,就是你们这么做的非常。你们这么做其实不太好,因为虽然说有好处,但是成本太高了。当然这个学界也是同意的,大家都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进行更加严格的管制,而但是我们必须要对市场进行更好的监管。这就意味着最后我们是能够减少疾病,减少排放并且拯救生命,所以说我们就把人的生命作为最重要的资产。我们认为每一个生命至少值8亿美元,而且我们也对每个人的价值观,以及态度进行了评估,比如说你在哪一个年级段,你是有怎样子的价值。

如果说是印第安人的话,因为他们赚钱赚的比较少,他们可能是差不多是300,然后中国可能是稍微再多一点,就是关于你愿意花多少钱来拯救生命。好,我们对生命周期进行分析。这其实是一是非常正直的东西,就是在我们家周一开始在90年代的时候推出无排放的汽车的时候,我们在想象未来的汽车的行业的时候,所有的汽车行业的参与者或者是一些公司都是非常的生气的,因为他们认为这汽车特别的贵,没有人会买。而且他们会说,如果我们会生产这样的产品的话,我们要考虑到我们该怎么做货运哪,还有就是电池的这个问题该怎么样解决呢?

他们就告诉我们电动车比汽车差的多,所以我们就进行建模,我发现他们说的其实对的。所以说这就所谓的一个生命周期的分析,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不同的行业的生命周期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从采油开始,从采气开始,然后他们是如何得到分配的,然后最后我们生产出了汽车又是什么样子的,汽车的排放是什么样子?在我们进行周周期分析的时候,我们主要看的其实就是排放,但是我们考虑的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碳排放了,在这里边不管怎样,我们的结果就是我们必须得走路,因为只要是生产汽车就肯定会排放,如果说我们不用汽车的话,我们肯定污染会低得多,当然这个是非常正式的东西,所以我们也是和其他的这些政府部门共同合作。

从1994年开始,我们就成为一个独立的机构了,和其他的机构共同合作。当时政府认为如果说我们要解决环境的问题,不管是空气水,还有就是杀虫剂或者固废之类的话,必须得有一个部门来处理,所以说当时不同的机构也是在互相的争资源。不管怎样,我们其实所发现的就是在大气里边,因为有很多的毒素,不管你是如何让毒素进入到体内的,不管是皮肤吸收还是喝还是呼吸进去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在那个时候在90年代的时候,大家对癌症好像是上了瘾一样,每个人都在考虑癌症。

虽然说有各种各样的癌症,但是并没有太多的癌症相关的政策,当然我还会说 VOC其实也是致癌的,这是加州的一个情况。就是说我们必须要进行衡量,到底暴露量是多少的,我们是不是需要非常的担心?空气水和这个杀虫剂,我们发现好像在加州空气污染比其他的情况都更加的严重,这是因为空气有毒,然后我们呼吸进去之后就直接会进入到我们血液当中,所以说为什么我们在写法律的时候也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而且这也是非常紧急的问题,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所谓的pm2.5的死亡率,其实他们就是完全带来了癌症。

另外我们也是对各种污染进行了控制,而且也是带来不同的效率,或者是不同的效果。有可能会影响到,有可能影响不到能源的消费,然后等等这些因素。这些其实都是之前业界给政府说的,他们说这么做的话特别的傻,因为你是想要提高公众的健康,所以说有没有可能用不同的方法来做,因为我们的法律非常的严格。所以这就是他们又把不同的证据告诉给政府,就是说我有不同的方法能够帮助我们优化人们的健康。我们要考虑的是所谓的暴露度,也就是说谁呼吸谁摄入,而不是单单只考虑这所谓的pm2.5的浓度,因此他们就做了一些工业的测量,做了一些交通的手段,然后对锅炉还有是其他的一些基础设施进行了测量,所以说不管是臭氧还是二氧化碳之类的,他们都进行了很好的测量。所以说如果说你对数据的所谓的透明度非常关注的话,必须得做SARS。

另外我们也做了经济社会的建模,尤其是在经济比较糟糕的时候,这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当时工业基本上快崩溃了,如果说你还加强监管的话,他们基本上就破产了。不过在这儿大家可以看到,不管怎样,很多的这一些公司,不管他们说法到底是科学还是不科学的,但他们都说因为这样子的一个减排的计划,让他们没有了钱,请不起工人。所以说我们在考虑到经济的时候,主要是看要考虑到,到底GDP然后还有就业,然后你再考虑一下,如果说业界的成本这么高,他会有怎样的影响?

初次影响,然后还有就是二次影响,三次影响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就必须要影响到我们的决策。我们就发现我们对排放的控制投入特别的多,多多少少有一点点影响经济的上限,但是我们经济发展还是非常的健康。而且我们的就业岗位的增加的量比失业的人员的量更多,而且在2010年的时候是非常明显的,所以说就成为了美国非常经典的一个模式,在这儿当然大家虽然说觉得非常的有意思,但是你必须得有一个模式,当然我知道失业是在中国非常大的一个担心的问题,而且大家在进行创新以及工业质化的时候尽可能的减少失业率,虽然说大家也说这是很大的问题,需要让公司有更多的时间,但是如果说您有了一个很好的模式的话,其实完全可以大刀阔斧的来做,因为一方面虽然说有人失业,但是我们创造就业岗位会更多,还有对可持续发展进行评估,尤其是要看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的情况。

比如说我们在2050年的时候将会什么样子的?有没有考虑到有可能会失灵,未来世界是如何演进的?然后再去再考虑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了生活的品质,还有社会的平等性等等。这个就是我们对于可持续社会的指数的一个估计,如果是全部是绿色的话,那就说明这个领域是完全可持续的。但是现在全世界的平均情况是这样的,比方说周围都是哪些因素,像卫生、饮用水、教育、可再生能源,还有有机农业等等所有的这些因素,在这些因素方面去衡量社会的可持续性,美国甚至在美国在这方这方面是比不过瑞典的,然后中国的图是这样子的,跟世界的平均水平差不多。

所以我们从这学习到的经验,也就是在这些年的分析过程当中,我们会发现有很多的环境给经济带来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至少是暂时会出现这样的影响。另外就是涉及到分配的公正,这种优势或者是劣势,它到底是向哪个方向流动的,是穷人在遭殃还是富人在遭殃?像我们国内经常会有人说,比方说住在铁路旁边的人,他就会说政府做的还不够,我们周围的环境还很脏,还有就是金钱上带来的好处,我们要怎么样去计算?比方说人命应该用什么来衡量等等,还有就是这种上游的土地使用也需要改变,但是这一点非常难以做到,因为像农民他可能就喜欢种植某一类的树,但是它种植比方说种植棕榈树对于环境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对于社会来说也是一个坏处,再有还有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然后其实一切都是在不断变化的,所以我们的分析也应该不断的变化。

然后我们看一下这种协同效应方面有做过哪些研究,所以目前为止我看了一下,有一些学者所写的,大家最关注的还都是以下的这几个话题,生态系统经济活动健康空气污染,还有资源的有效性,但是现在大家不太关注的话题就是什么?我们可能比较需要关注物的就是这种针对冲突和灾难的恢复能力,还有减贫,能源安全,还有技术外溢创新。当然是应该有的,还有粮食安全这些方面大家做的研究都不够。

还有就是一些全球的研究很多,但是区域性地研究不太多,所以我对于政策制定者的建议就是这方面有很多的模型,后面的发言人应该会讲很多,研究员们也会给我们分享很多的模型,所以首先要去找到这些模型之后,就要去决定有哪些对于自己国家的公众健康是有好处的,即便说我们在今天能够做很多的事,就算我们今天可以不改变,今天不会出现对人民的威胁,但是在未来也不好说,所以我们应该去尽快的采取措施。

再有就是尽量的去实现零排放和零废物。最后我想引用一下瑞尔克的一句话说,我希望我生活的这个圈子能够在不断的扩大,最终触及全世界,我也希望中国在未来在环保方面的努力能够取得成功,谢谢。